西南证券开户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诡秘之主 爱潜水的乌贼

第三十七章 问答(双倍期间求月票)

    对于自己的任务是什么,“审判”休一直都又期待又忐忑。

    期待是因为她已经选择接受“愚者”先生的馈赠,必然会付出相应的代价,早点知道是什么任务能够避免因未知产生猜测,因猜测出现更加强烈的恐惧情绪。

    忐忑则是由于她知道自己获得的报酬实在太过丰厚,相信最终的任务不会简单,必定充满危险。

    此刻,听完“愚者”先生的话语,她在一颗心终于落回原本位置的同时,也悄悄松了口气。

    调查“红祭司”途径三份序列1非凡特性和相应唯一性的下落,乃至确认“原初魔女”当前的状态,确实都很危险,属于一不小心就会被什么污染,以至于产生可怕异变的任务,但至少比抢夺唯一性和序列1非凡特性,直面“原初魔女”要好太多。

    如果是后者,哪怕有官方势力作为依托,休也不觉得自己可以完成,只能写好遗书,随时准备牺牲,而单纯只是前者的话,有的线索可以用更迂回更间接的方式获得,不用遭遇高位格的强大存在,休作为一名序列4的半神,自问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她没有迟疑,当即回应道:

    “是,‘愚者’先生。”

    “愚者”克莱恩本打算看向另外一边,考虑了下,又补充了一句:

    “小心班西。”

    不等塔罗会众位成员展开联想,克莱恩对“星星”伦纳德道:

    “你的任务和‘月亮’类似,在围剿玫瑰学派时,从他们成员的身上搜集‘欲望母树’给予的祝福、气息和物品,这同样很危险。”

    他只叮嘱了一句,没像之前给“月亮”埃姆林任务时那样说太多。

    这是因为伦纳德身上“寄生”着一位“偷盗者”途径的资深天使,祂了解众多隐秘,知道外神有多么危险,不会任由伦纳德乱来。

    见伦纳德就要点头,“愚者”克莱恩保持着刚才的语气,继续说道:

    “在宣扬我的名这件事情上,你不需要做太多,甚至可以不做。”

    作为“黑夜教会”最有权势的二十二位高层之一,作为“值夜者”队伍不多的高级执事之一,伦纳德要是私下传播“愚者”信仰,很容易出现问题,被同事误会,发生不必要的冲突。

    但神奇的是,在克莱恩眼里,“月亮”埃姆林这么做好像就不会被误解。对他周围的人和血族来说,他做什么都似乎不是太奇怪。

    也是……“星星”伦纳德已从之前的迫不及待中恢复,认识到了现实的残酷。

    不过,他还是想去做点什么。

    这个时候,“愚者”克莱恩补充道:

    “你可以偏向于传播‘世界’的事迹,以诗歌创作的形式。”

    诗歌创作……“星星”伦纳德本能就皱起了眉头,竟没有立刻回应“愚者”先生。

    克莱恩转而又道:

    “除了这些,努力提高自身的位阶,为应对末日做准备。

    “所有任务的报酬是,一个愿望。”

    虽然“战神”陨落的时候,不少非凡特性掉进了现实世界,带来了一批超凡生物、变异怪物和异常之地,克莱恩不清楚“黑夜女神”在“黄昏”唯一性外,还拿到了多少份“战士”途径的序列1非凡特性,但至少这样一来,黑夜教会的部分序列2天使们都拥有了转途径成为序列1的可能。

    同时,如果拿到了多余的非凡特性,祂们还可以往“死神”途径的对应序列转。

    这就会给圣者们打开晋升的通道,不止于一条途径的通道。

    当然,不是每一位序列3的圣者都希望成为天使,但伦纳德目前也只是一个序列4的“守夜人”,而且,如果对应序列3“恐惧主教”的位置有限,他还可以考虑“银骑士”和“摆渡人”前者的非凡特性在克莱恩这里就有一份。

    “星星”伦纳德默然了两秒,缓慢吐了口气道:

    “是,‘愚者’先生。”

    “愚者”克莱恩随即将目光投向了一直等待的“正义”小姐:

    “除了宣扬我的名,你的任务有两个,一是协助‘审判’,调查‘红祭司’途径唯一性和序列1非凡特性的下落,确认‘原初魔女’当前的状态,二是努力地提升自己的位阶。”

    任务之一是让我提高序列……“正义”奥黛丽对这个任务略有些不解。

    在她看来,这好像是在对一位普通人说:你的任务是去赚更多的钱。

    而且,这对“愚者”先生没什么价值,难道,是要我治疗“世界”先生?奥黛丽心中刚闪过这么一个念头,“愚者”克莱恩就补充道:

    “你序列越高,越有机会唤醒‘世界’。

    “在这方面,你可以借助外部力量的帮助,赫密斯重新建立的心理炼金会是选择之一,但需要小心和提防。

    “为此,你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

    “你也可以放弃之前收到的报酬。这只取决于你的意志和想法。”

    “正义”奥黛丽再无疑惑,沉默了一下,郑重点头道:

    “是,‘愚者’先生。”

    “愚者”的克莱恩目光落到了“倒吊人”阿尔杰脸上:

    “等一段时间,你就知道你的任务是什么了。”

    克莱恩已经预见到了相应的画面。

    不等阿尔杰开口,他继续说道:

    “你可以带上‘海神权杖’,但在此期间,所有海神信徒的祈祷都将转移到‘太阳’那里,直接指向我。”

    “倒吊人”阿尔杰虽然还无法准确猜到自己的任务是什么,但已经隐约有了些预感。他略作沉吟就态度端正地回应道:

    “是,‘愚者’先生。”

    克莱恩收回目光,又环顾了一圈,缓慢说道:

    “之后,你们每月的第一个周一下午,依旧可以在这里聚会,但不再有召集者。

    “如果需要做私下的,隐秘的小型讨论,提前祈祷,等待回应。”

    说到这里,“愚者”克莱恩闭了闭眼睛道:

    “这次的聚会就到这里。”

    塔罗会成员们难以遏制地涌现出了莫名的悲伤,就仿佛一场盛大的舞会到了尾声。

    他们同时站起,向着斑驳长桌最上首郑重行了一礼:

    “您的意志就是我们的意愿。”

    克莱恩等到他们说完,才解除了维持,看着那一道道深红的星光散开,飞快寥落。

    凝望了这样的场景几秒,他具现出了一张偏黄的羊皮纸和一支暗红色的圆腹钢笔。

    想了一下,克莱恩简单写道:

    “尊敬的阿兹克先生:

    “由于一些复杂的原因,我可能将沉睡很长一段时间,很抱歉,也许很久没法给您写信了……”

    只写了这么一句话,克莱恩就停了下来,让钢笔消失。

    那张纸虽然是他具现出来的,但以他现在的位格、层次和力量,足以维持它百年以上,哪怕它被带到了外界。

    他又闭了闭眼睛,招来阿兹克铜哨,吹了一下。

    与此同时,他放开了一点来自“源堡”本身的限制。

    那个白骨信使出现了,从上到下每一根骨头都在激烈地抖动,似乎随时会崩塌。

    若非克莱恩已递来那封信,它说不定会直接匍匐于地。

    等白骨信使接过书信,忙不迭地离开了“源堡”,克莱恩抬手揉了下额角。

    这倒不是“天尊”意志已摆脱永眠状态,也非他的清醒维持得很痛苦,而是一种习惯。

    缓慢地后靠住椅背,克莱恩轻轻叹了口气。

    斑驳长桌的两侧,“正义”奥黛丽、“倒吊人”阿尔杰、“太阳”戴里克、“魔术师”佛尔思、“月亮”埃姆林、“隐者”嘉德丽雅、“星星”伦纳德和“审判”休以他们加入塔罗会的顺序相继又浮现了出来。

    但这一次,他们不是真人,只是投影,不再显得模糊不清,全部显露出了克莱恩记忆中的样子。

    紧接着,又有更多的身影出现,他们分别是:

    发际线后退、眼眸幽邃的成熟男士,涂着蓝色眼影和腮红的艳丽女巫,黑发夹杂银丝、嗓音异常洪亮的中老年男士,留着齐耳短发,年近半百的女性,边玩手机边享用美食的青年,嘻嘻哈哈很是快乐的小姑娘,相对同龄人比较显老态、发际线颇高的政府雇员,衣裙老气专注机械的少女,脸色苍白仿佛人偶的小姐,五官柔和肤色古铜的教员,舔着冰淇淋的小孩,提着四个脑袋的女士,一本正经研究账单的老者……

    他们或坐或站,聚到了认识的人旁边,在长桌上摇曳的烛光中,或讨论着不同的事情,或追随音乐,翩翩起舞。

    克莱恩静静地看着这热闹的一幕,神情逐渐变得柔和。

    不知过了多久,他站了起来,穿过他们,走向了这片空间的深处。

    他的背后,那些身影,那些烛光,那些音乐,相继淡去,消失不见。

    等到灰白云气上的那座奇异光门在望,克莱恩招手摄来了“魔镜”阿罗德斯。

    此时,奇怪光门中间那些透明或不透明虫豸合抱成的光球们已彻底连成了一体,变得青黑。

    这仿佛一层厚重的雾气,让人看不见门后是什么样子。

    克莱恩抵达这里后,没立刻进入,只觉门后仿佛藏着一个极端恐怖的怪物,正等待着吞噬自己。

    他抬起脑袋,望向了光门上悬吊的那一个个透明“蚕茧”,望向了“蚕茧”里面不同肤色同样“现代”的人类。

    闭目感应了一下,克莱恩抬起右手,合拢了五指。

    那一个个“蚕茧”随之破裂,里面的人化作光点,飞出“源堡”,落向了现实世界一些刚死之人。

    做完这件事情,克莱恩低下脑袋,看着掌中的“魔镜”道:

    “害怕吗?”

    古老银镜的表面,水光一阵晃荡,惨白的单词勾勒了出来:

    “不怕。”

    下一秒,阿罗德斯按照规则,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伟大的主人,您害怕吗?”

    克莱恩嘴角微动道:

    “怕。”

    说完,他迈开步伐,拿着“魔镜”,走向了奇异光门中间的青黑雾气,穿透了过去。

    他的身影消失在了不知藏着什么的门后。

    那一个个破裂的“蚕茧”还在轻轻晃动。

    PS:双倍期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