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证券开户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大丈夫 迪巴拉爵士

第1798章 蹲马步,出使高丽

    去高丽……

    沈安从未想过去那里。

    出了大殿,他搀扶着包拯,低声问道:“您为何不让某拒绝?”

    包拯看了边上的韩琦一眼,目光冰冷。

    老家伙,不懂避嫌的吗?

    韩琦是想偷听一番,见他发现了,就干笑一下,超过了他们。

    包拯这才说道:“你如今虽然是国公,还是军功封爵,不得了。但你的履历却差了不少。你看看韩琦富弼他们,包括王安石他们,他们都有个共通处,那就是陪伴外国使者,甚至是直接出使。

    这等经历磨砺人,更是能开阔眼界,有了这等履历,未来才好进政事堂。”

    沈安仔细一想还真是。

    比如说老王,他这些年就没少陪辽使。每次辽使归国,老王就陪着他一路北上,一直送到界桥那里。

    开始沈安还觉得很无趣,如今才知道这是帝王磨砺臣子的手段。

    原来如此啊!

    包拯说道:“这是出使,非同小可,若是你能不卑不亢,能驾驭这等场面,以后升官自然再无阻碍。”

    “好!”

    沈安随即就回家准备。

    “去高丽?”

    杨卓雪有些头痛,“官人,那边说是穷呢!”

    “穷他的,关我啥事?”沈安很是无所谓。

    杨卓雪一怔,“没好吃的。”

    “某有钱,自家买。”

    高丽难道还买不到羊肉?沈安准备使团自己开火,多爽。

    “那边脏。”杨卓雪还在锲而不舍的说着。

    “没事,为夫每日沐浴更衣。”

    沈安洗澡的频率在朝中大概名列第一,堪称是最爱干净的臣子。

    边上的赵五五在捂嘴偷笑。

    沈安看了她一眼,问道:“笑什么?”

    杨卓雪起身道:“妾身去厨房看看。”

    等她走了之后,赵五五才说道:“郎君,高丽那边习惯派人陪侍,夫人这是怕您在高丽……”

    呃!

    合着媳妇儿竟然是担心我在高丽夜夜笙歌?

    沈安不禁啼笑皆非。

    回头他找个机会单独和妻子说道:“你放心好了。”

    杨卓雪低头,“官人说什么?”

    这个女人,竟然不认账!

    沈安说道:“为夫说……要不你跟着去?”

    杨卓雪大羞,摇头道:“妾身不去。”

    “那要不为夫就带着……”

    “官人要带着谁去?”杨卓雪抬头。

    沈安见她面色桃红,不禁大乐,“带芋头去。”

    “爹爹,去哪里?”

    屋外传来了芋头的欢呼,接着那小子就冲了进来。

    “爹爹,我要去!”

    芋头的掺和让两口子之间的那种气氛也消散了,随后就是整理行装。

    “爹爹,我要去!”

    小孩子一旦想去某个地方,那股磨人的劲头让人头痛。

    “问你娘去。”

    沈安一句话就打发了儿子,然后道貌岸然的在一个时辰后进去,“咦!芋头怎地还在和你娘说话?”

    杨卓雪白了他一眼,觉得这个家伙连在家里都不忘坑人,果真是大宋坑王。

    “哥哥!”

    果果来了,那轻盈的脚步,看着活力满满,元气满满。

    “哥哥,那个秦观来了。”

    “他来做什么?”

    杨卓雪说道:“官人,来者是客呢。最近那秦观在京城也有些声名鹊起,说是才子难得。”

    “才子……为夫的弟子里不少都是才子,书院里全是才子。”沈安一句话就把秦观给踩到了泥地里,然后沉吟了一下,“告诉他,高丽之行是公事。”

    赵五五去前面传话,她一路进了偏厅,见秦观坐在那里,就颔首,然后说道:“郎君说了,高丽之行乃是公事。”

    呃!

    说完她就发现庄老实和秦观一脸惊讶,秦观还多了失望之色。

    她就出去等候,等庄老实把秦观送出去后,就问道:“管家,这人难道真是来求去高丽的?”

    庄老实一脸得意的道:“先前老夫和他在说话,他话里话外都带着什么……说自己前阵子看过不少游记,对高丽颇为了解……老夫还不知道他的用意,等你来这么一说,那秦观一脸震惊,分明就是被郎君给震住了。”

    赵五五这才知道缘由,回到后面后,交代了差事。

    她始终有些好奇,“郎君,您如何判断那秦观的来意?”

    沈安随口道:“那秦观还在等科举的机会,可科举之前怎么扬名?若是能跟着某这个国公去一趟高丽,少不得会名声大噪。”

    赵五五点头,“那您……奴冒昧,您为何不同意呢?毕竟如今示好,以后就能收为己用,这也是臣子们聚拢人脉的手段。”

    虽然沈安看不上秦观,觉着他配不上果果。但赵五五觉得沈安该施恩给秦观,以秦观的才华,科举自然不是问题,到时候他出仕,自然就是沈安的助力。

    沈安摇头,淡淡的道:“某若是要人脉,书院全是某的学生,多少人脉?那秦观的才华……他最出色的是诗词,诗词有何用?”

    “是了,诗词于国并无用处,郎君高见,奴明白了。”赵五五福身准备告退,沈安说道:“你告诉庄老实,这几日某不见陌生人。”

    赵五五应了。

    随后来了不少拜访的客人,可庄老实一一代沈安回绝了。

    “我家郎君最近事多。”

    事多个屁!

    谁都知道沈安最近无所事事,只是在准备行装罢了。

    这些人能得了消息,大多是官员的关系。

    有人就去寻到了曹佾,请他出面求情。

    曹佾就带着那人来了沈家。

    “安北,给某个面子吧。”

    曹佾一边吃着沈家的冰酪,一边说着求情的话,那个叫做赵宣的年轻人束手而立,看着很是老实。

    沈安看了他一眼,“要随某去高丽?”

    “是,请国公给某一个机会。”

    “也不是不能。”沈安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只是某的随从要有本事,至少能吃苦,你……”

    赵宣闻言大喜,说道:“某能吃苦,多大的苦都能吃。”

    这答应的真快!

    曹佾一边吃一边说道:“安北,这小子能吃苦,当年在青楼……”

    他尴尬的闭嘴了。

    赵宣紧张的看着沈安。

    这位国公去青楼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去了只是喝酒玩笑,从不沾女人。

    他会不会为此反感某?

    他看了一眼沈安,见这位国公笑吟吟的,心中不禁一松。

    “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如此……老实。”

    沈安仿佛不知道自己和赵宣差不多大的事实,说的很是老气横秋。

    外面庄老实进来,沈安吩咐道:“让闻小种教他站,以一刻钟为限。”

    庄老实看了赵宣一眼,颔首道:“请随小人来。”

    这货完蛋了。

    所谓的站,就是马步,闻小种用来操练芋头的下盘。

    刚开始的时候,芋头蹲马步蹲的落泪,但却咬牙坚持了下来,如今游刃有余。但沈安说芋头还在长身体,不能长久蹲,为此和闻小种爆发了一次争论,最后闻小种败北。

    闻小种听闻是此事,就说道:“既然是没练过的,就靠墙蹲吧。”

    靠墙蹲马步……

    只是十息,赵宣就觉得膝盖和大腿酸痛。

    “哎哎哎……”

    他龇牙咧嘴的说道:“不行了,不行了!”

    闻小种皱眉道:“二十息不到。”

    赵宣又坚持了一下,大约三十息后就滑溜了下去。

    闻小种摇头,进去禀告,“郎君,三十息不到。”

    “那么差?”

    沈安摇头,曹佾问道:“难道很差吗?”

    “很差。”沈安起身出去,“国舅,别怪某不给你面子,此次去高丽,谁若是无用,那就是罪人。”

    赵宣一脸的委屈,曹佾和他爹是老友,就苦笑道:“怎么站的?”

    赵宣靠墙演示了一下,曹佾过去照做,竟然坚持了三百息,可见算不得真正的纨绔。

    “他还年轻,三十息也不错。”曹佾没原则的在为赵宣说话,看样子真是世交。

    “芋头!”

    沈安喊了芋头来,“蹲个马步。”

    于是大伙儿看着。

    十息。

    一百息。

    芋头甚至还有闲暇看看自家老爹,眼中全是哀求之色。

    他想去高丽啊!

    芋头的眼神沈安看到了,但视而不见。

    若是芋头再大些也就罢了,他带着去算是开拓眼界。

    可现在他要是带着芋头去高丽,不说自己担心,杨卓雪就能和他分床睡。

    一旦涉及到孩子的事情,女人总是会格外的强硬。

    哎!

    那个娘们,真是的!

    那边曹佾见芋头不用靠墙就站的这般游刃有余,就觉得没脸了,说道:“走,回去。”

    那赵宣不舍的看看沈安,“国公,某随时候命。”

    沈安笑了笑,曹佾一巴掌拍去,“候个屁!”

    他是乘兴而来,扫兴而归。

    而沈安也在想着使团的组成。

    “安北!”

    苏轼来了。

    苏仙!

    沈安看到苏轼眼睛就亮了。

    诗词文章,舍他其谁?

    带着苏轼去,那就是带着一个移动的文库,不管是要什么,只管祭出苏轼。

    “安北,某想去高丽看看。”

    苏轼觉得希望不大,“要不某上疏官家试试?”

    “上疏就算了吧。”沈安摸着下巴,为难的道:“这是出使,方方面面都要……”

    “那就罢了。”苏轼很洒脱。

    “你这话却不妥,这是不把某当做是兄弟吗?”沈安大怒,说道:“此事某来弄,你只管回家准备行装。”

    苏轼感动的热泪盈眶,“安北,你果然是好兄弟,某那里才将得了一幅好字,回头就送来给果果。”

    苏轼认为的好字,那自然是好的不得了。

    沈安心中欢喜,第二天就轻松的敲定了此事。

    寻了个好日子,大宋使团带着高丽使团就出发了。

    ……

    没月票就没感情,看看苏轼感动的热泪盈眶的模样,兄弟们,投月票吧。
ge;i.src=n}}(wind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