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证券开户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神圣罗马帝国 新海月1

第一百零八章、两盟对抗时代

    结盟不是一拍脑袋就能够完成的,必须要仔细其中的权衡利弊,尤其结盟对象是英国人。

    英法已经不是第一次结盟了,根据以往的结盟经历来看,每次的结果都不尽人意。

    拿破仑四世并没有被英国人的花言巧语迷惑,吹得再怎么天花烂坠,也要落到了实处才算数。

    只要英法结盟,不列颠就支持法兰西向中欧扩张。这么大的馅儿饼,拿破仑四世不相信会无缘无故的砸在自己头上。

    同样也是因为馅儿饼画得太大,拿破仑四世又舍不得丢弃。

    特伦斯·布尔金首相:“陛下,英国人的提议看似对我们有利,实则是包藏祸心。

    明面上是支持我们向中欧地区扩张,实际上就是让我们替他们牵制奥地利。

    从目前的国际局势来看,我们一旦向中欧地区扩张,就会遭到欧洲各国的联合敌视,甚至是引发新一轮的欧陆大战。

    真要是局势失控,我对英国人实在是没有信心,以他们的作风,要是他们不落井下石,那都是……”

    这是事实,反法同盟名存实亡,那是建立在法兰西没有给大家带来威胁的前提下。

    一旦他们露出了虎牙,让欧洲各国感受到了威胁,这个名义上存在的联盟马上就会变成真正的联盟。

    指望英国人和法兰西一起挑战欧洲大陆,还不如法兰西单挑欧洲大陆算了,起码单挑不用担心被盟友刺背。

    陆军大臣路斯基尼亚·哈菲兹:“首相,凡事都有两面性。英国固然是不安好心,可是我们只要利用好了,也能够为法兰西谋取大量的利益。

    欧洲国家虽多,但大都是小国,值得我们重视的只有那么几个。

    除了俄奥英三个大国要高度重视外,剩下的西班牙、北欧联邦、德意志联邦三国加起来都只能算半个。

    其中西班牙还是我们的盟友,不会阻挠我们东进;北欧联邦又远在波罗的海,没有利益冲突,属于可以争取的对象。

    英国人可以利用牵制住奥地利,我们又何尝不能利用他们牵制俄国人呢?

    只要英俄两国在中亚地区打出了真火,单独一个奥地利根本就无力阻止我们吞并莱茵兰以西的领土。

    大不了我们和奥地利划莱茵河而治,以哈布斯堡王朝的作风,他们多半是不会和我们死磕的。

    只要拿下了莱茵兰和比利时,我们最重要的一个资源短版,也就弥补上来了。”

    野心嘛,自然是有的。只不过法兰西主战派生不逢时,没有赶上好时候,一直都没有得到施展的机会。

    左等右等,好不容易才迎了这次转机。在法国军方看来,这哪里是什么英俄互相牵制,分明就是在给法奥决战创造机会。

    有哈布斯堡王朝那个老冤家在,法兰西的欧陆霸权地位始终不能实至名归,必须要用一场战争来见证高下。

    当然,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万一吓倒了皇帝陛下就不好了,毕竟奥地利看起来块头还是很大的,又擅长拉盟友。

    真要是立即进行决战,军方虽然信心十足,但政府中还有很多人不看好。

    路斯基尼亚·哈菲兹还是很有政治头脑的,为了减少阻力,没有提法奥决战的事情。

    甚至偷换了概念,把法奥决战变成了和奥地利瓜分德意志地区。不仅淡化了风险,还可以获得了国内资本家的支持。

    经济大臣艾尔莎反对道:“不行,现在还不是东进的时候。我们的大农场计划正在进行中,一旦被战争打断了,前面的投入就全部打水漂了。

    德意志联邦也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弱,他们在莱茵兰地区部署了七万军队,再加上比利时部署的五万军队,总兵力高达十二万。

    只要战争拖上一两个月,奥地利的援兵就上来了。普俄战争大家都看到了,今时不同往日,现在两个大国决战,动则都是上百万军队。

    一旦战争爆发,短时间内根本就不可能分出胜负。奥地利还有一帮盟友可以分担压力,我们却只能孤军奋战,英国人是指望不上的。

    指望奥地利政府妥协,那完全是一厢情愿。坐视我们吞并莱茵河以西的领土,哈布斯堡王朝还凭什么统治德意志地区?”

    经济大臣的担心,也正是众人犹豫的原因。把希望寄托在奥地利的妥协上,本身就不靠谱。

    单独对上任何敌人,大家都对法兰西有信心,可问题是敌人要玩群殴啊!

    这年头欧洲大陆上的国家都比较能打,即便是弹丸小国的比利时,那也是能够拉出十几万军队的。

    体量更大的北欧联邦,只要协调好了内部关系,一百万军队都能拉出来。

    奥地利就更不用说,反正轻轻松松几百万。要是别的国家也跟着凑热闹,法兰西要面对的敌人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法军再能打,也架不住蚁多咬死象。

    何况法军也没那么能打,法军在海外殖民地的表现,已经让不少政府高层对法军的战斗力产生了怀疑。

    一对一能赢,没有任何价值,欧陆大战一旦爆发,他们要面对的敌人至少两倍以上,甚至三四倍都有可能。

    外交大臣卡雷尔·卡德莱茨打断道:“诸位,你们扯得太远了。搞得好像我们只要和英国人结盟,就一定要发起欧陆战争似的。

    事实上,这完全是两件事。现在讨论的只是要不要和英国人结盟,至于向中欧扩张,那是未来的事情。

    就个人而言,我是赞同和英国人结盟的。法兰西要摆脱被孤立的局面,需要更多的盟友。

    或许英国人居心叵测,这个时候和我们结盟,只是抗衡俄奥两国在中亚给他们的压力。

    但是除了英国人外,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

    不指望英国人真的支持我们向中欧扩张,只要我们向东进的时候,他们不加入反法同盟就行了。

    况且,和英国人结盟,不等于我们就真的要配合他们了。

    奥地利在中亚没有利益,参与进去完全是因为俄奥同盟,他们也不可能为了俄国人的利益就和英国人开战的。

    英国人要我们牵制奥地利,那就象征式做做样子。反正奥地利人也想促成英俄战争爆发,我们完全可以合作。”

    现实很残酷,但必须要去面对。法兰西确实强大,并且还强大到没朋友。

    英国人的许诺可能兑不了现,可是多了这个盟友,法国政府的外交环境将大幅度改善。

    本质上双方就是各取所需,不给拖后腿,那就对得起这一纸盟约了。

    ……

    维也纳宫,自从收到英法有意结盟的消息,弗朗茨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似欧洲形成两大对立阵营,实际上地理位置上就决定了,俄国人可以躲在后方,奥地利必须要独自承担两个大国的压力。

    陆地上的威胁还不明显,战斗力担当还是法国人,英国人可以忽略不计。

    海上就不一样了,眼瞅着奥地利海军快要拥有威胁皇家海军的实力,随着英法两国结盟,又要夹着尾巴做人了。

    这意味着在海外竞争中,奥地利将再次处于劣势地位,无力和英法抗衡。

    不光是如此,弗朗茨还想得更多。随着法奥两国的不断壮大,英国人已经感受到了压力。

    在这种背景下,英国人阴谋挑起法奥战争,利用战争削弱两个敌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英俄对抗互相牵制,又何尝不是给法奥两国翻脸创造机会呢?

    别看英俄冲突的厉害,就算是两国真的爆发了战争,一旦欧陆局势失控,两国仍然有可能联合起来。

    挑起法奥两国之间战争,等两国打得差不多了,又拉着俄国人干涉,不让两国分出胜负。

    换弗朗茨处在英国人的位置上,也会这么干。要不然让法奥两国继续壮大下去,未来欧洲大陆哪里还有不列颠插手的机会?

    猜测始终只是猜测,在事情发生之前,弗朗茨还不敢轻易下结论。

    法国人也不是傻子,在有渔翁在侧的背景下,跑来和奥地利决战,明显不符合自家的利益。

    奥地利同样是如此,除非是脑子进水了,要不然维也纳政府也不会傻乎乎跑去进攻法国人。

    ……

    外交大臣韦森贝格:“经过多番核实,外交部已经确定英法两国正在进行结盟谈判。

    具体谈判内容未知,可以确定的是,这其中肯定少不了针对我们的内容。

    外交部多次出手要破坏英法结盟,都收效甚微。甚至我们提出重组三国同盟,都遭到了英法两国的拒绝。”

    破坏不了,就想办法加入进去,再从内部把联盟搞分裂。这种百试百灵的外交手段,在这里也行不通了。

    不过,这也佐证了英法结盟针对奥地利的事实。

    卡尔首相:“阻止不了英法结盟,那么俄奥同盟的重要性就大大增加了。

    从现在开始,不光是俄国人需要我们,我们同样也需要俄国人。

    接下来的中亚战争中,我们就不得不下大力气支持沙皇政府了。

    欧洲的四个大国,现在分隔成了两大联盟相互对立。恐怕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国际局势都会处于动荡中。

    一旦对抗升级擦枪走火,甚至有可能引发新一轮的欧陆战争。从现在开始,我们有必要未雨绸缪了。”

    没有办法,国际局势不受个人的意志所左右。尽管弗朗茨一直都在极力避免,还是出现了两大联盟对抗的局面。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结果也不算太糟糕,二对二总比一对三强。

    英法现在结盟,第一个受到冲击的就是俄国人,英法同俄国人的关系恶化,俄奥同盟变得更加巩固,奥地利的东线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