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证券开户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十代掌门 阿布有糖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临别之际

    “金丹境界的朋友?”

    赵吉元盯着江枫看了好一会儿,似乎是想看破这“朋友”是否为真,直到江枫坦言,这人便是落英门的前掌门涂山之后,赵吉元才松了口气,“正常来讲,两名修士的保荐,元婴或者伪天级即可,不过你不要打你二师兄的主意,他玄济院院长的身份,是无法具名的。”

    哦?还没讲,便被看破了?

    听闻此处,江枫颇感失望,齐国元婴姜恪圭以元婴遁逃,不知所踪,在大师兄赵吉元提及二师兄宇文浩齐的时候,他心中还存了些寄望,不过被大师兄一语道破之后,这点仅存的希望也就没有了,看来还是要尽快找其他人帮忙才是。

    “即便你帮他寻了合用的身体,他也不可能重新执掌落英门,于你而言,又有何用?”

    “我与他有个约定在先。”江枫如实相告。

    “师弟,看不出来你竟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不是常言道,掌门的嘴,不如信鬼么?”赵吉元开了个玩笑,但神色却变得郑重,低声道:“话说师弟,这几日务必不要再惹事了,否则我在师父那里,也会很难看。你应该知道,这里的副院长,又不止我一人。”

    “师兄,这里的人,都忠于师父么?”江枫想起来云星上人“真视之瞳”被盗的事情。

    “这话怎么讲?”

    “我怀疑这里有奸细。”

    “不是你的直觉?”赵吉元思忖片刻,吐出这样一句话。

    “不是,但不能讲。”江枫自然不会吐露自己和云星上人的关系,那涉及万灵邪君的机密,虽然他关键时刻抛弃了自己,让自己身陷险境,但自己倘若做了泄露他行踪的事,恐怕就不是被抛弃那么简单了。

    “即便在师父面前也不能讲?”

    “不能,而且,师父他会见我么?”江枫反问道。

    “如果你有足够的证据,也许会。”赵吉元语气并不肯定,“既然你所言并非空穴来风,我倒是可以暗中查查,能说的有什么?”

    “什么都没有,我只能告诉你,有一间牢房有些蹊跷。”江枫将云星上人那间牢房的见闻如实告知,但有关“真实之瞳”的事情只字未提,发现点特别之处并不稀奇,但是平白无故知道云星上人的秘密,那便显得另有隐情了。

    “好,如果真的查到了些什么,记你一功。”赵吉元正色道,“师父经营禅心院多年,所用之人,均已跟随师父多年,倘若真的有人存有二心的话,着实是件令人遗憾的事。”

    “师兄,”江枫有心将那金丹修士委托他的事情提一提,但值此当口,似乎不太合适,为某位囚犯提供帮助,反倒让赵吉元怀疑自己与云星上人也有关联,便弃了这个想法,“我听闻鲸海群岛某地有种秘法,可以提升金丹品阶,不知道如何前往?”

    “何必舍近求远,在北陆你只要肯花时间寻找,这种秘法也是有的。”赵吉元一脸不解,“不过你既然问起,我恰巧知道。北陆去鲸海群岛,需要在南宫家族的鹤山港出发,每年只有两班,分别在六月十五和十二月初五,每次只限六十人参加。”

    “如何报名?”大师兄的流利应对,让江枫感觉他有种背书的感觉。

    “通衢院。只有在通衢院提前备案方可,需要缴纳两枚四阶的灵石作为船费。”

    “两枚四阶?”江枫不禁咋舌,心道这么贵,这么看来,那两件法宝也不算报酬丰厚,并且那藏在樟树下的三百枚三阶,支付了船费之后,也就剩下一百枚了而已。万一从鲸海群岛返程,也是这个价格的话,反倒会赔上一枚四阶的说。

    “是这个价格,所以没什么事,还是不要浪费为好。况且你这等修为,也只是刚刚到了可以前往的下限。怎么,你非要去么,今年的名额,肯定已经满了。不过这个报名的忙,你二师兄倒是可以帮你,通衢院和玄济院距离很近,都在南宫家族领地,鹤山港北三十里的灵剑城。”

    “好,我再考虑考虑,正如师兄所言,或许北陆也容易找到。”江枫没把话说的太死,以免对方盘问起来,泄露那敕力玄虎心的事。

    “我想起来了,我这里◇还有幅鲸海群岛的地图,或许能帮上你。”赵吉元摸索了一阵,拿出一幅四尺见方的地图,“此物便送与你,虽然是十年前的地图,但应该变化不大。”

    “多谢师兄,希望不会用到。二枚四阶的船费,可不是个小数目。”江枫安然笑纳,将地图收好,心中却思忖着,事情貌似凑巧了些,但也挑不出蹊跷之处到底为何。

    送走大师兄赵吉元,江枫在这名曰“天岚”的洞府内修炼了数个时辰,登时觉得神清气爽,身上每一处窍穴,无不舒畅,暗忖这三阶灵地筑建的洞府就是不同,倘若门内也能有一座,修炼定是事半功倍。

    仔细算算,自己已经在这禅心院逗留了四十余天,归期将近,除却珍惜这一段难得的“空闲”之外,倒是要尽快考虑慕晴川的委托了,思及此处,趁着休息的闲暇,他寻到了慕晴川交给自己的“黄玉印章”以及“八角细竹妆奁”,打算使用“借物化影”,占卜下两人现在的情况。

    之前,慕晴川说她会尽快在半个月内安定下来,现在已经过了这么久,即便中间发生些变故,也一定找到合适的地方藏身了吧?

    至于刘粲然,如果不是因为事前答应了慕晴川,江枫其实一点也不关心。

    …………

    赤龙门,禹清城,裘府。

    刘粲然正在静思炼神,突然觉察到四周灵气鼓荡,却见四壁悬挂的水墨书画上,数枚隐藏的符箓乍然亮起团团金光,略有慌乱间,却听得屋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他赶紧收了刻有“赤龙门,禹清城,裘府”的竹板,起身迎出屋外,却见裘道成带着两名随从已经到了。

    “裘前辈有礼。”尽管被软禁在此,刘粲然依旧保持着礼数,毕竟对方还没有撕破脸,更没有将自己交给御风宗。

    “粲然小友受惊了,方才激发的符箓,乃是我设在府中,提防有人暗中占卜你,对你不利而备下的。”裘道成解释道,“虽然只是示警,并没有反向定位对方的功效,但也足够保护你的安全了。”

    “多谢裘前辈。”刘粲然陡然心惊,旋即考虑到,到底是谁人在占卜自己,初看起来,御风宗的可能性最大,但如此长时间内他们都一直未有动作,为何会今日猝然发起呢?这么想来,极有可能是江枫,那便是应了师妹之前的算计,不过这裘道成明显棋高一着,竟然提前防备“预警”这种事,思忖间,却听得裘道成道:

    “粲然小友,既然此处已经不安全,我们尽快迁到别处便是,此事我早有安排。本来想明日再来告诉你,但择日不如撞日,今日便提前告诉你这个好消息便是了。”他示意左右的随从拿出三套码放齐整的赤龙门袍服,“我已经帮你谋了一份差事,犬子峻彦即将到归化城担任城主一职,尚缺一名随身幕僚,不如你委屈一下,暂且随同前往,归化城地处宗门腹地,对于你的安全来讲,更有保障。”

    但也更难以离开赤龙门……刘粲然在心中自动补了一句,暗忖对方这是要锁住自己到地老天荒了,他知道裘道成与御风宗来往还算密切,想必有关自己的事,与宗内一定有番交涉,观其之前的态度,应是想待价而沽,但很明显,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故此存了将自己先行留住的打算,再挖掘潜在的价值。

    在赤龙门数日,尽管消息闭塞,但通过阅读此间存放的书卷,以及家丁仆役们偶尔的谈话,有关裘家,以及归化城,刘粲然多少有了些了解。

    在赤龙门中北部,有一条瘴气横生的山脉,称为“玉孟魔龙岭”,此间每逢满月,时常阴风怒号,有“山魈鬼”出没,并且偶尔会爆发鬼潮,裴家本就是靠翦灭此间魔物发迹,故此“魔龙岭”南北的两座城池,城主一职一直由裴家人担任,此番裘道成的小儿子裴峻彦调任归化城担任城主,乃是因裘道成的侄女婿不幸身陨鬼潮之中,作为一名地级初段修士,可见这“玉孟魔龙岭”的危险,并不普通。

    到此间担任幕僚,想必更多的是为你充作先锋,帮你裴家建功立业吧?刘粲然登时有了觉悟,但自己暂时却没有办法拒绝,点头致谢应允的同时,心中却思忖着,如何在半路逃脱,一旦身入赤龙门腹地,想要离开,却是更加不易。

    向南,从西海李家出海?

    还是向东,先逃到力宗再说呢?刘粲然觉得此事,需要尽快有个定论,不过想到占卜自己的可能是江枫,他心中暂且偏向逃往力宗的方案。

    …………

    西海李家,某处灵墟入口。

    执法长老王显道和赵良狄在此间办完了所有手续,便准备离开。

    在江海的名字后面,王显道画了一个圈,并署上了自己的名字,表示认同此人在灵墟陨落,只为自己准备不足,与灵墟无关,放弃索赔。

    事实上,也没有人索赔,但这是西海灵墟多年立下的规矩。此点实则是谨防陨落在此间的修士,背景深厚,其家眷到此间生事。故此,在进

    入灵墟之前,所有人都要立下字据并指定见证人,表示生死有命,大道之行倘若事有不济,自认结果。

    “走吧!尽快回宗,你父亲知道你提升的消息,定会欣喜万分。”王显道神色略有黯然,不只是因为同行的江海有去无回,更是因为自己的灵墟之行,并未取得多少进境,虽然也有所体悟,但还不够。

    再观赵良狄,小小年纪,心志如此坚毅,不但全身而返,还突破境界,达到了玄级,也成了宗内小辈中,女修晋阶玄级的第一人。

    心中感慨万千,王显道略有失落,不过看着周围脸色同样黯然的修士居多,再想想自己的资质,心中反倒安宁了少许。

    “我们去鬼市看看,听闻这里好东西也是极多,出来这么久,你我需要寻些礼物给掌门和宗内同道。”

    “是,王长老!”赵良狄依旧礼数有加,并未因为她已经是王显道的同阶修士而自傲,相反,她态度愈发恭敬,这让王显道想起了自己初入玄级时的那些时光。

    呵,年轻真好!

    话说,给掌门带些什么好呢?

    还有吴全忠那几人,自己占了灵墟的名额,他们几人心中想必也很不平衡吧,好在此间临近海港,物资品类丰厚,只要有心,找点新鲜玩意儿,并不算难。

    …………

    禅心城,禅心院。第四十八天。

    终于快到了离开此间的日子,这个消息不知道由谁泄露,不胫而走。

    江枫未料到两名守备和四名监事一同前来告别,看他们脸上兴高采烈的模样,江枫便知道他们终于如释重负,不必再担忧自己给他们添麻烦。

    想来也是,作为许福宁的“亲传弟子”,批评时还要把握尺度,的确是件棘手的事。小宴不小,摆了不少灵果吃食,甚至有几种江枫都未曾见过,但席间说的尽是些没什么边际的废话,暗想他们在此间任职,同大师兄不一样,与外界宗门的直接来往不多,故此,江枫这个掌门的身份,于他们而言,并没有什么认同感和共同话题。

    酒宴散去,江枫正待休息,大师兄赵吉元却姗姗来迟,还带了一名一头褐发微卷的年轻修士。

    “你三师兄魏正桐。”赵吉元言简意赅,却见此人除了颧骨略高,白面无须之外,一副泯然众人模样,不过距离尚远时,便可嗅到其身上浓郁的丹药气味,想必还是名丹师。

    “你便是师父收的新弟子?”魏正桐体态微胖,面色沉静,不喜不悲,说话也直白得很。

    “正是,江枫见过三师兄。”

    “见你资质一般,想必有其他不凡之处。”魏正桐的话,虽然和大师兄当初在伏元镇外的问话不同,但核心的意思竟然一致,不愧是同一个师父的弟子,可见许福宁对于徒弟的要求,应是有一技之长,缺点可以有,但至少要瑕不掩瑜方可。

    “我是个掌门,为浅山宗选了师父作为供奉,故此,师父破例将师弟我录入门墙。”江枫只得照实说,这也是大师兄最终和他商定的理由。

    “原来如此。”魏正桐面色未变,“你的淬体法,从何而来?可有完整的法门?或者其他的类似法门?”

    “此物出自力宗的一位道友,不过不久前,他已经身陨‘千幻境’了。”江枫如实道来,葛平的死其实与自己并无实际的关联,即便勉强说,自己也只是见死不救,这点没什么可隐瞒的。

    “死了?如此的话……”魏正桐思忖了片刻,“听闻你明日便走,不如和我顺路去一趟力宗,将此事了结。我问你,这‘淬体法’的主人,身份是否显赫,是五大家的人么?”

    “应该不是。”江枫回忆当初楚弈鸣对于葛平的介绍,并没有刻意提及此点,心道这个概率不大。

    “那便好办多了。”

    “魏师兄,师弟我也有一事相求。”见魏正桐处事如此干净爽利,江枫旋即想起了那名求女金丹的事,暗忖或许此事有些门道,他随即将魏正桐叫到一旁,只说自己受友人之拖,想将那名女修调往另一层。

    “那名女修姓甚名谁?”没想到魏正桐昂首开口便问,却一语中的。

    坏了,这个我可忘了问,究竟那女修叫什么名字呢?江枫心中登时一惊,面上不禁有些挂不住,却听魏正桐哼了一句,“其实我不关心具体是什么理由,不过我既然有求有你,就帮你这个忙。”言毕,他也没去找大师兄赵吉元协调,转身出了江枫的洞府,不一会儿便回转。

    “办好了,明日一同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