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证券开户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密战无痕 长风

第594章:陈明珠的去处

    楚晴萱的事情,陈淼必须要给林世群一个交代,人弄出来了,是否可用,总不能他说了算。

    “主任,这是楚晴萱写的自省和拥护汪先生和平反.共救国的声明,上面有她的亲笔签名还有手印。”

    “嗯,不错,有这份东西,周先生那边我也好交代了。”林世群满意的点了点头,“你打算什么时候让这份声明见报?”

    “楚晴萱刚放出来,我觉得到不着急,我们还可以利用她一下。”陈淼微微一笑,说出自己的想法。

    “你是想利用楚晴萱做诱饵?”

    “知我者,主任也。”陈淼道。

    “这个想法倒是不错,楚晴萱始终没有承认自己中统的身份,而且这个案子交给特区法院审理的时候,也是因爱生恨而导致的情杀,中统内部应该没有认定她变节了。”林世群点了点头,自己分析了一通。

    “主任,中统的上海党皇帝吴开我们一直掌握不了他的行踪,我觉得这或许是一个机会?”陈淼道。

    “只怕中统未必会主动联络她?”

    “我们可以等,反正有的是时间和耐心。”陈淼道,“做我们这一行的,要是没有耐心是成不了事的。”

    “有道理,看来,我当初没有看错你,三水,好好干,有机会我一定把你推荐给汪夫人。”林世群忽然说道。

    汪夫人?

    陈淼一惊,林世群的后台不是一直是周福海吗?怎么又扯到汪夫人身上了,难道说,他们之间起了龃龉?

    这不是没有可能,这些汉奸国贼们有几个是真心的,无非是为了争权夺利,相互之间名震暗斗,司空见惯了。

    今天你跟他沆瀣一气,明天他又对别人投怀送抱的,陈淼每天打交道的就是天底下一群最没有节操的人。

    “蓝教授那边怎么样,同意让楚晴萱担任家庭教室吗?”

    “明天我会亲自带她去蓝教授那儿面试一下,若是蓝教授满意的话,这件事就算是圆满了。”

    “嗯,蓝教授是我们金融改革计划中的关键人才,把他服务好,这是我们的义务,交给别的部门我都不放心,交给你,我最放心了。”林世群点了点头。

    “是,三水明白。”陈淼郑重的点头。

    ……

    回到“霖”记,卢苇进来,拿了一张今天出版的《时事期货配资 》报纸进来:“三哥,今天的报纸,配资公司 陈明珠大义灭亲报道出来了。”

    “放哪儿吧,我一会儿看。”陈淼眉头一皱,这件事是池内樱子在推的,他没办法阻止。

    他现在还不清楚这个女人的意图是什么,但能确定的是,绝不仅仅是给陈明珠打上一个出卖亲兄长的标签。

    “三哥,明珠小姐还关押在我们督察处的拘留所内?”

    “我知道,一会儿我来处理,你先去忙吧。”陈淼今天有些不耐烦,对卢苇的提醒有些心不在焉。

    “是,三哥。”

    ……

    “三哥,小猫的消息,毒蛇已经在义信社站稳脚跟,并且获得杜海鹏的信任,成为他的东床快婿,下周订婚,在金门大饭店举行。”小七回报道。

    “也就是说在这之前必须解决萧三小姐了?”陈淼点了点头。

    “是的,没有人比萧三小姐对他的熟悉了,杜海鹏也算是上海滩上有头脸的人物了,到时候必定记者云集,一旦拍下他的照片,别人认不出来,萧三小姐一定能认出来。”小七道。

    “他有什么打算?”

    “他输了,单凭您处置。”小七道。

    “好吧,既然他能狠下心来,那我就替他做这个决定。”陈淼点了点头,该狠心的时候,他是绝不会手软的。

    如果萧三小姐没有跟唐克明搞到一张床上去,他或许还会心软一下,留她一条命,可她偏偏自甘堕.落。

    “另外,唐处长从潘三鑫那儿借了三万块大洋。”小七又道。

    “看来不出我所料。”陈淼点了点头。

    “通知羊倌,蝎子,最好行动准备,这一次,我要的是干净利落,不留痕迹。”陈淼吩咐道。

    “明白。”

    “先陪我去一趟拘留所吧。”陈淼看了一眼桌上的报纸,拿起来,叹了一口气,说道,该面对还是要面对。

    杀陈明初他没有半点儿罪恶感,他确实该死,可是对于陈明珠而言,他内心是有那么一丝负罪感的。

    但是没办法,他只能这么做,否则,就保不住陈明珠的一条命了,只要有命在,将来什么都好说。

    至少还有他可证明陈明珠的清白。

    拘留所女牢内,陈明珠头发凌乱,衣服脏兮兮的,整个人看上去憔悴了许多,哪里像一个不到二十岁的花季少女?

    这还是在督察处,有陈淼的关照,还没有人敢对她动那些念头,但也只能保住她不受伤害而已。

    至于心灵的折磨,这个他也没办法解决。

    她甚至有些精神错乱了,哥哥明明不是卧底,他甚至出卖了刘国兴和陆慧,怎么就成了军统打入76号的“卧底”呢?

    可是76号为什么认定他是“卧底”呢,她实在是不明白,难道是自己一直都误会了,哥哥这么做是在掩饰自己的身份?

    他是迫不得已,那些行为是为了获得敌人的信任?

    回想起自己到上海之后跟陈明初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似乎并没有发现有任何异常,如果哥哥真是“卧底”,那刘大哥为什么还要策反他呢?

    难道刘大哥也不知道哥哥是卧底?

    这里面的关系也太复杂了,对于一个初入社会的小女生来说,她实在是难以理解这里面的关系。

    “把人带出来,梳洗一下,找一身干净的衣服。”陈淼有些不忍,吩咐看管的女管教一声道。

    “是,处座。”

    半个小时候,陈明珠清洗后,换上一身干净的粗布衣服来到问询室。

    “把手铐去掉呗,以后不必戴了。”陈淼看到陈明珠双手还带着手铐,命令一声。

    去掉手铐,陈明珠有些茫然的来到陈淼跟前。

    她当然认识陈淼,但她不知道陈淼把她叫过来做什么,难道是自己的大限到了,她没坐过牢,但也听说过,坐牢的人,在临刑之前,都要洗干净了,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吃一顿饱饭。

    而她现在就差一顿饱饭了。

    “这是我的大限到了吗?”陈明珠问道。

    “你想多了,就凭你犯的那点儿事,还罪不至死。”陈淼将报纸推了过去道,“不过,你运气不错,看看这篇报道。”

    陈明珠将信将疑的将报纸接了过去,一看上面的内容,原本就苍白的脸色一下子一点儿血色都瞧不见了。

    “这,这根本就算不是我做的……”

    “我知道,但是外面的人现在都认为是你出卖了你的哥哥,而且,你还凭借这样的功劳,得到了荣华富贵!”

    “荒谬,我明明被你们抓了起来?”

    “所以,你很快恢复自由了,而且还继续担任督察处总务科的采购股股长。”陈淼说道。

    “不,我不要,这样的自由我不要……”

    “你没的选择,信不信离开了我们的保护,你走到大街上会被人从背后开黑枪打死,而且还一辈子背负着骂名。”陈淼说道。

    陈明珠面色惶恐起来。

    说到底,她还是一个没有经历太多风浪的女孩子,世间的凶险对她来说,还知道的太少了。

    “你放心,我们不会太为难你的,你出去后,先修养一段日子,什么时候来上班,看情况。”陈淼道,“不过,你原来住的地方肯定不行了,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给你安排一下?”

    陈明珠凄然一笑:“都已经这样了,还能有什么奢求?”

    “那就好,今天有点儿晚了,就委屈你再在这里住一晚,明天我派人接你出去。”陈淼吩咐道。

    陈明珠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这个安排。

    ……

    第二天一早,陈淼就派车去把楚晴萱接了过来,两辆车一起往蓝教授的住处而去,约好了,今天算是一个简单的面试。

    楚晴萱换了一身素雅的旗袍,但是明显能看得出她眼睛有些浮肿,应该是昨天回家之后见了父母之后的事情。

    “准备好了吗?”

    “嗯,老师放心。”楚晴萱点了点头,她好歹也是大学毕业,小学老师能有个高中毕业的就不错了。

    凭借她的学识还有人际交往能力,还不能搞定一个十岁的小男孩儿?

    “那就走吧。”

    陈淼领着楚晴萱进入蓝教授住的小洋楼的院子,迎面而来的不是江志强这个下属,而是蓝玉海的秘书何群。

    对于这个留着小分头,有些油头粉面的家伙,陈淼并不太感冒,不过人家是周部长派来的负责蓝玉海生活起居的,只要不故意找茬儿,他也懒得跟这种人计较。

    “陈处长来了,这位一定是楚小姐,楚老师了。”何群的目光从陈淼脸上扫过之后,就停留在楚晴萱的脸上,看的都快拔不出来了。

    楚晴萱刚从狱中出来,一副弱质芊芊,楚楚可人的模样,的确能激起男人的保护的欲.望。

    而且楚晴萱本来就生的花容月貌,还相当的有名气,何群自然知道了蓝玉海要聘用这样一个女子为家庭教师,他岂能错过这个机会?

    若是能够朝夕相处,一亲芳泽的话……

    何群脑海里已经开始臆想到那是怎样一副令人心神驰往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