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证券开户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从火影开始卖罐子 剑符文

第四百三十一章:蒂奇的公敌之路

    沈默看着神采飞扬的黑胡子,不得不承认,白胡子在原著中对他的评价是完全正确的。

    自负、轻率。

    在没有力量的时候,格外的谨慎,而一旦有了力量,骨子里头对张扬的渴望就出现了。

    他想要地位,想要名声。

    沈默没有再说些什么,黑胡子越招人嫌弃,这个反叛角色的效果就越突出。

    又过了一会儿。

    黑胡子之前招收的几位干部中,只有两位成功的闯过,剩下几位全部失败。

    沈默也没有怎么在意这些人的开罐过程,在他们各自挑选了自己的系列,并且开完罐子后,沈默只是简单的抬手一挥,这些人全部回到他们自己船上。

    又过几天时间。

    黑胡子正如他所想的一样,带着克洛克达尔直奔推进城,他不但要让凯多和大妈当他的部下,更是要用这一次机会,震惊全世界,奠定自己所谓新海贼皇帝的地位。

    而香克斯、白胡子,都开始了自己的动作。

    香克斯出手庇护了一部分凯多和大妈的地盘,白胡子开始在自己的地盘上招手女儿和儿子,扩大宗门。

    无数的人前赴后继的涌上大海。

    寻找命运之船。

    不过是短短数天的时间,这个夺罐时代似乎已经度过了最初的动荡,朝着某种新秩序,新平衡的方向靠拢。

    但是,一些人十分清楚。

    此刻的平静,也只不过是极为短暂的,他们将要面对的,是更加惨烈的战争。

    不过,这之后的事情,似乎与沈默没有太大的关系。

    某日。

    在一片风平浪静的大海上,沈默正坐在甲板的最前沿,抱着绯鞠,面对着夕阳垂钓,但他的视线很显然没有放在下方的垂钓上。

    因为他没有放鱼饵。

    他正在关注着,远方已经尘埃落定的推进城战争。

    黑胡子虽然自负且轻率,但还是有些脑子的,他没有直接前往推进城,一上来就想救凯多,而是借助自己域外天魔的潜伏便利,潜入进去,悄无声息的吞噬了一部分海贼囚犯,在实力有所增长的同时,更是获得了他们的部分记忆。

    这些海贼在被抓之前,很多有藏宝的习惯。

    而在被吞噬了之后。

    他们藏起来的宝藏,在归属权上尽数归于黑胡子。

    就这样,短短数天的时间,黑胡子的实力变得恐怖起来,然后他的野心再也难以遏制,他开始肆意的出手,吞噬囚犯,招收下属,并与赶来的卡普大战。

    虽然依旧输给了卡普,甚至导致大妈身死,但是黑胡子带着凯多成功的逃走。

    一切正如他所期待的那样,一战成名!

    报纸上俨然将他视为海面上的新皇帝!

    这则报道传到了白胡子海贼团后,结果可想而知。

    杀害同伴,背叛老爹的人,却成为与老爹同名的新皇帝?他们不能够忍受这种侮辱,准备和名声鹊起的黑胡子决一死战。

    不过,白胡子却制止他们。

    “艾斯,你曾经败给他过,他就成为你要超越的对象,所以,怀着这份不甘出海,去寻找命运之船吧,我会把蒂奇留给你解决!”白胡子怀着期待的看着艾斯。

    艾斯不由想到了老爹曾经说过的那句话。

    相信并期待着他能够超越老爹。

    “是!老爹!”艾斯红着眼睛大喊道,“我一定会干掉蒂奇,并且告诉他,他根本没有和老爹你比较的资格!”

    蒂奇给他们这个家庭丢失的颜面,艾斯发誓一定要全部拿回来。

    他怀着强烈的渴望,出海寻找命运之船。

    沈默收回了视线。

    黑胡子这也算是达成了他的期待,不单单是海军,甚至包括了白胡子海贼团,红发海贼团,罗杰海贼团在内的新时代所有强大存在,黑胡子一个人近乎全部得罪了。

    甚至,在未来还会得罪更多。

    黑胡子蒂奇,他选择的原本就是条公敌之路。

    将自己的视线,从出海的艾斯身上收回。

    “这个世界的竞争体系,已经基本形成了。”沈默喃喃自语道。

    “船长准备离开了吗?”

    旁边端着果汁过来的俾斯麦刚好听见了这句话。

    沈默也没有否认,点点头道,“这个世界的时代才刚刚开始,但是,属于我的工作已经基本上完成了。”

    他没有忘记自己是建立规则的人。

    规则框架建立起来后,玩家们怎么样厮杀,又会建立怎么样的精彩剧情,他可以看,但却不需要干涉。

    更何况,这个世界主要的角色都已经入场。

    俾斯麦端着果汁,在旁边停顿了一小会儿。

    然后才把果汁端上。

    表情上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她的情绪自然无法隐瞒沈默。

    “怎么,舍不得我吗?”沈默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俾斯麦整理了下裙角,然后坐了下来,她今天穿的是白色的连体长裙,和往日的性感服装不同,这一身衣服看起来就像是邻家小姐姐一样,温柔得体、贤淑、亲切,犹如所有男人梦中的完美妻子。

    而面对着沈默调侃般的语气,俾斯麦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露出浅浅的微笑。

    “有一点舍不得,不过我会克服的,船长。”

    沈默看着她,忽然伸手抓住她的手掌心,笑道:“这不是把情感表达的很恰当嘛。”

    “船长”俾斯麦的脸上浮现一抹红晕,似乎有些无奈的说道,“请不要故意戏弄我。”

    她的声音很低,似乎也清楚,说这样的话没有任何的用处,反而会被更加过分的戏弄着。

    而出乎她预料的是,沈默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有进一步动作,只是目光带着笑意的看着她。

    “你变化了很多,俾斯麦。”

    “是,是吗。”

    俾斯麦比平时面对船长调戏时还要更加的不知所措,移开了视线,低下头,似乎是在思考着的应该怎么应对。

    不过,脑海中回想起这些日子。

    被召唤过来的这一段时间,的确和她过去的生活完全不同。

    没有敌人,没有战斗。

    原本被自己认为“不擅长”的事情,也似乎没有那么可怕。

    “我想”俾斯麦抬起头,红着脸看着沈默说道,“是因为在这里,我可以不是无敌的领导者俾斯麦,而只是不擅长表达情感的俾斯麦在您的面前,我可以卸下过去的重担,这应该就是变化的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