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证券开户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长去哪了 八宝饭

第六十一章 招录

    这几天,就顾佐的观察,在云水堂中等候参加招录的已经达到至少三十人以上了,既有身负修为的散修,也有什么都不会的富家少年,还有几个是别家宗门前来交流的修士,按照云梦宗的规矩,统统都要参加招录测试。

    其中有两位老兄属于自来熟,多次敲响顾佐的房门,邀请他一起参加谈法会。顾佐参加了两次,之后便找借口婉拒了。

    这两位自来熟很热心,自行组织的谈法会邀请来不少人,都是云水堂中等待招录的散修,大家坐而论道的感觉还算不错,谈论的内容也很有用。除了修行心得和道法感悟外,还有各种见闻,当然也包括云梦宗招录弟子的做法和传言。对于顾佐这种孑然一身的单修者非常有用。

    可惜顾佐参加的两次谈法会上,都有修士提到了云梦宗招录弟子存在的“内幕操作”,并引起了众人的一阵愤慨。顾佐就不好再参加下去了,免得和他们熟识之后,自己的“内幕”不小心曝光。

    如他这样的“内定选手”,之前之后都要尽量低调再低调,太过张扬只会害人害己。

    在云水堂住了六七天,终于有云梦宗的庶务执事前来宣布招录开开始。云梦宗招录外门弟子并无名额,只要符合宗门条件,就能顺利入门。当然,由此从也另一个角度表明,其招录条件必然十分严苛。

    顾佐拿到了甲组第十七号,这个组都是有修为的散修,共四十余人,他的排序在里面不前不后,毫不起眼。

    除了甲组外,还有乙组和丙组,乙组是从未接触过修行的二十余名少年,人人抱着仗剑天涯的梦想,丙组则是其他宗门前来交流学法的弟子,有七位。

    整个招录过程一共持续三天,但于每个人而言,其实也就是小半天工夫。

    顾佐是招录的第二天辰时入谷的,被云梦宗弟子引入山门,一路上并未见到其他应试散修,完全分割开来,看起来云梦宗的招录准备做得很细、很实。

    入谷之后,顾佐在一间竹亭中见到了负责第一关的两位云梦宗执事。这两位执事毫无表情,让他出示能够证明身份的材料,于是顾佐将自家的怀仙馆牌票和道牒呈上。

    顾佐是有原属宗门的,这就需要怀仙馆出具书面文书,同意他加入云梦宗,声明成为云梦宗弟子后,原怀仙馆身份保留封存,此后一切行止听凭云梦宗安排。

    这样的文书顾佐随便就能写个七八十张,落款署名也是他自己。看着这个落款署名,两位执事也笑了,馆主亲自投拜宗门的事情不是绝对没有,但真心稀罕,两位执事也是第一次遇到,都忍不住和顾佐多谈了几句。

    验看所有文书的真伪之后登录在册,又简单询问了几句他从山阴过来的经历,便放行了。

    馆主投拜,说出去也是云梦宗的骄傲,能办成当然要尽力办成。

    “沿溪流上行,去下一座亭子。”执事指了指方向。

    “我这一关算过了?”顾佐求证。

    按照他在云水堂听来的传言,第一关验校身份这里,十个人中会有一半被当场卡住,也不知云梦宗在这一关秉承的究竟是什么标准。

    其中一位执事笑道:“崇玄署录入天下宗派簿的道馆馆主,没什么好查验的了,等你被招录之后,还会有人前往龙瑞宫复核。”

    顾佐惭愧道:“虽然身为馆主,却是个孤家寡人,没有尽到传承之责,实在有愧。”

    “哪家宗门没有难处呢?感谢顾馆主对云梦宗的厚爱,你一定不会失望的。”执事笑着鼓励。

    馆主投效的确是件好事,但于宗门而言,其实意义也没有那么大,说到底,还是外门弟子。

    外门弟子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弟子,只具有“储备弟子”的身份。通过大规模流程化的培养,在这些外门弟子中选拔能够真正传承宗门的弟子,这是外门存在的重要意义。

    通过长时间的考察,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修行天赋和品德心性,最大程度保证选拔出来的弟子能够真正背负起宗门的未来。

    同时,外门弟子也带有“门客”的性质。宗门往往安排外门弟子承担大量庶务,因为没有明确的老师,他们万一闯出祸事来,还可以通过逐出门墙或者赔偿银钱来减轻责任。

    两句话下来,顾佐终于实锤断定,自己担忧的怀仙馆馆主问题,人家真不在意。

    于是他很愉快的前往下一个应试点。

    这是谷内深处山涧旁的石亭,亭子的样式很古老,令顾佐很是打量了几眼。

    亭中有三位执事,领头的姓卢,据十二娘提前透露的消息,是个筑基圆满境的高手,可惜一直未能破境金丹。卢执事的胡子很长,几乎要拖到了地上,看上去似乎有六、七十的样子。

    三位执事分天地人三才而坐,围住了石亭正中的一个石墩。卢长老捻着大胡子冲顾佐点头:“山阴县顾佐?坐吧。”

    顾佐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坐在石墩上。

    哪怕是内定人选,此刻他也有些紧张。传言第二关是云梦宗招录弟子中最难的关卡,据说这一关十不存一!

    见顾佐坐定,卢执事打出一张符箓,淡黄色的符纸缓缓上升,升至顶部石梁处无风自燃。

    顾佐顿时感到一股威压弥漫开来,几乎要被压得喘不过气。

    与此同时,座下石墩处也平生一道吸力,这吸力直接侵入气海,拼命将顾佐气海中的搜灵真气往外吸扯。

    虽然早有耳闻,但顾佐还是下意识想要逃出石亭,屁股刚刚抬起,就被卢长老喝止:“不要动,全力施法相抗便好!”

    顾佐迟疑了这一忽儿,再想走已然来不及了,巨大的吸力将他牢牢吸扯在石墩上,四处弥漫的威压也将他死死压着无法走脱。

    顾佐被迫全力相抗,脸色渐渐煞白,额角、鼻尖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卢执事一指点在顾佐胸口,另外两位执事也同时伸指,分别点在顾佐两腋之下,三道柔和的真气透进顾佐经脉,在经脉间反复游走。

    卢执事包下了顾佐的手三阳经、手三阴经,两位执事则分别承担了足三阳经、足三阴经。

    顾佐苦苦支撑,就在真气即将耗竭,再无余力相抗,似乎要被这石亭压得骨肉碎裂,要被这石墩吸入无尽深渊之际,这股威压和吸力猛然一收,消失得无影无踪。

    凉风伴着山涧中溪水的清冽吹入亭内,轻拂于身,顾佐长舒了一口气,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