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证券开户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孽子 南山堂

第362章 无以为报,唯有……

    初冬的太阳,升起的要比往常要晚一些。

    长安城里,各家各户都慢慢的重新恢复了活力。

    一缕阳光透过窗纸悄悄地照射进秦琼的房间,暖洋洋的洒在了地板上。

    这让房间里多了一层淡淡地金黄色,原本冰冷的房间立马就显得温暖起来。

    床上的秦琼揉了揉眼睛,看着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恍惚的眨了眨眼睛。

    “阿耶,你醒啦!你真的醒啦!”

    一旁的秦怀道高兴的蹦了起来。

    不过,立马就摔倒在地。

    这曲着腿趴在床沿旁这么长时间,猛然跳起来,再落地的时候能够站稳才怪了呢。

    “怀道,我……我这是睡了多久了?”

    秦琼用略微嘶哑的嗓音问道。

    这个时候,孙思邈等人也都进来了。

    只见林然打开窗户,让整座房间尽情的享受阳光的沐浴。

    这个冬日里的阳光,似乎显得那么温暖,给大家一种欣欣向上的希望。

    “阿耶,你昨天上午开始昏迷,已经一天一夜了。多亏楚王殿下的仙药,要不然……要不然……”

    秦怀道说着说着,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多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啊。

    这几天,秦怀道承受的压力,绝对是史无前例的。

    诺大的一座翼国公府,上上下下都在看着他。

    “恭喜翼国公,恭喜小郎君,这烧已经基本退了,脉象也逐步在恢复。继续服用楚王殿下的仙……仙药,估计过几天就能完全恢复。”

    孙思邈已经快速的完成了病情确认。

    不过,说到仙药的时候,他还是有点不自在。

    自己从来不相信有仙药,可是如今这一幕……

    “这肺痹之症,居然这么容易就治好了,这真是难以置信啊。”

    巢方也觉得自己的认知被颠覆了。

    要是疾病都这么容易救治,随便几粒仙药下去就好了,那还要自己这些郎中干什么?

    不管众人有多么大的疑问,但是秦琼已经从昏迷状态醒来,并且烧也基本退了,这个现实是谁也无法否认的。

    ……

    宣政殿中,李世民刚刚下朝,就听到了李忠汇报的好消息。

    “叔宝真的已经醒了?”

    哪怕是李世民已经提前做了心理准备,猛然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惊喜万分,与此同时,惊讶也比万分还多。

    “没错,孙神医和巢医正都亲自确认过了,翼国公脉象平稳,虽然还比常人虚弱,但是跟昨天相比已经是天壤之别。不出意外,过个几天,这病就能好了。”

    李忠也很是高兴。

    秦琼在大唐军方各个势力里头的口碑都非常的好,为人又讲义气,不欺负人,很得一些人员的崇拜。

    “好!恢复了就好!”

    李世民忍不住站起来在殿中转了两圈,“派人去送一些人参鹿茸等进补之物到翼国公府中,就说过几天朕再去看叔宝。”

    虽然不知道秦琼这个时候是否适合进补,不过为了表示自己的关心,李世民还是让人送了不少东西过去了。

    至于自己,昨天亲自出宫去到一个臣子府上探病,恩宠就已经非常厚了。

    不可能每天都跑过去探望一遍的。

    哪怕这个人是自己的好兄弟。

    ……

    翼国公府上,上上下下都充满了笑容。

    只不过是三天功夫,秦琼就已经能够亲自下床,在府上走动了。

    除了整个人看上去比较虚弱之外,已经基本恢复正常。

    就连面色也由当初的苍白无比变得稍微有点红润。

    “阿耶,你觉得怎么样了?”

    秦怀道在一旁扶着秦琼,在院子里走动。

    “我觉得已经完全好了,只要按照孙神医说的,慢慢进补,把亏掉的血气补回去,再活二十年也不成问题。”

    秦琼脸色露出了笑容。

    虽然早就见惯了生死,但是正的轮到自己身上的时候,还是能够希望来的晚一点。

    “这一次还真是辛亏有楚王殿下,要不然可就……”

    秦怀道忍不住一阵心悸,当时的情况实在是太危机了。

    府里的管家都已经在默默的准备后事了。

    “这一次我们把楚王殿下的仙药给用掉了,这个人情实在是亏欠太大了。怀道,我的病基本上已经好了,并且这一次似乎把以前的一些其他顽疾也一起治好了。

    明天你就去楚王府拜师,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以后你就跟在楚王殿下身边做事,这既是你的福分,也是我们秦家的忠义所在。”

    这两天,秦琼想了很多。

    该怎么报答李宽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秦府以后何去何从,也是需要考虑的,特别是自己的子嗣的未来。

    李世民登基以来,由于伤病问题,自己已经淡出朝野,很少参加朝会,大部分时间是在家养病。

    就连秦怀道也基本上是被自己限制在府内,很少出门活动。

    不过,他的那一对双锏,耍起来已经不输自己,哪怕是枪法也得了自己八成真传,只是差了些实战的火候。

    可以说,秦怀道在武术上的造诣,在二代勋贵里面,绝对是佼佼者。

    “阿耶,要不等你身体好一点,我再过去?”

    秦怀道对于拜师李宽,倒也不抗拒。

    当初李宽在凉州以千人护卫大破几万西突厥精锐,又在吐谷浑横扫高原,其兵法虽然不知道传自何人,却是连李靖都表示赞赏的。

    再加上他还是长安城第一才子,不客气的说,李宽现在是一副文武双全的形象。

    “不,此事宜早不宜迟,晚了就显示不出我们的诚意了。长安城无数的勋贵都在看着呢。”

    秦琼此生最怕欠人家的人情,偏偏这一次欠下了史无前例的大人情。

    “是,阿耶,我明天就去。”

    ……

    楚王府别院,李宽刚刚起床,晴儿就跟自己说秦怀道在大堂等了好久了。

    自己救了秦琼的命,秦怀道回过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所以李宽倒也没有太过意外。

    不过,刚刚来到大堂,秦怀道就直接跪在自己面前,磕了三个响头。

    “楚王殿下救命之恩,家父无以为报,唯有怀道替父谢恩,恳请王爷收怀道为徒。听闻永平县主已经一岁多,身边还缺少一个护卫,怀道愿意鞍前马后,效犬马之劳。”

    这是秦怀道昨天就和秦琼商量好的事情。

    单纯的拜师,李宽不见得同意。

    但是,听说李宽非常宠爱女儿,如果自己去做永平县主的护卫,那么李宽很可能会心动。

    这个时候,多一个弟子的身份,也方便自己在楚王府行走。

    李宽宠溺永平县主,这个事情,长安城的勋贵都听说了。楚王府有个武艺高超的护卫总管薛礼,这个大家也知道。

    李宽身边有个神出鬼没的王玄武,知道的人也不少。

    至于几乎是随时随刻出现在李宽身旁的席君买,听说的人也不会少。

    但是永平县主,由于年纪还太小,很少出府,大家的关注度其实还不是很高。

    而秦怀道别出心裁的表示愿意成为永平县主的护卫,这还真是一下子击中了李宽的心坎。

    随着小玉米慢慢长大,李宽不可能把她的生活圈子限制在王府里面。

    相反的,李宽还会鼓励她多走走,多看看,多了解一个这个真实的世界。

    这样一来,必要的护卫力量就不可缺少了。

    薛礼调教出来的楚王府护卫,战斗力固然是很高的;但是这种大规模训练出来的护卫,单兵作战能力还是差点,她的身边还真是缺少像薛礼、席君买这样的高手。

    如今秦怀道刚好填补了这个空缺。

    虽然李宽还没有见识过秦怀道的身手,但是以秦琼勇冠三军的表现,作为他嫡子,潜心调教了多年之后,水平不可能差的。

    人家放弃大好前途,甘心来到楚王府做一个护卫,这个回报,还是很重的。

    李宽也感受到了翼国公府满满的诚意。

    “怀道,既然你有心,为师也就不客气了。”

    李宽没有假惺惺的推迟,而是很痛快的接受了。

    这才是是对秦怀道,对秦琼最大的尊重。

    如今,自己也就刘元和狄仁杰两个弟子,走的都还是学文的路线。

    再加个武艺高超的秦怀道,也挺好的。

    ……

    房遗爱回家的第二天,他还没有来得及出去长安城浪一浪,就被一道圣旨给搞懵逼了。

    “陛下赐婚?”

    等到宣旨的太监离开了好一会,房遗爱还没有回过神来。

    “遗爱,为兄要恭贺你德蒙陛下厚爱了。”

    房遗直在一旁看到愣愣的二弟,忍不住出声道喜。

    虽然房玄龄夫妇对此事是早有准备,不过他们并没有和房遗直提过。

    房遗爱满脸喜悦,“大哥,陛下真的把高阳公主下嫁给我了?我不是做梦吧?”

    高阳公主由于与李世民脾气相投,且有机会经常得见天颜、承欢膝下,深得李世民喜爱,一直受到另眼相待。

    这个情况,在长安城里并不是什么秘密。

    要说房遗爱,也不是一次都没有见过高阳公主。

    每一次,都给房遗爱留下了深刻印象。

    高阳公主被称为大唐最漂亮的公主,容貌俏丽,绝非寻常人可比。

    其实想一想就知道,李世民本身就是个大帅哥,找的妃子也必然是个美人,再生个女儿,再丑也丑不到哪里去。

    “遗爱,圣旨都已经下了,明年就成婚了,哪里还有假?”

    房遗直笑着看着房遗爱,不过心中却是隐隐担忧。

    就自己二弟这幅模样,岂不是高阳公主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这以后的房府,还有安生的日子吗?

    ……

    宣政殿中,高阳公主不顾兰和的阻拦,直接闯到了李世民面前。

    “父皇,我不要嫁给那个傻大个!”

    高阳公主虽然不是长孙皇后所生,但是李世民却是一直对她十分宠爱。

    要不然,换个其他公主,哪里敢这样子跟李世民说话?

    “放肆!高阳,遗爱是朕为你精心挑选的佳婿,他哪里配不上你了?”

    李世民眉头一皱,呵斥了一声。

    不过,对李世民非常熟悉的高阳公主,知道此时的他并没有真的生自己的气。

    “父皇,长安城里谁不知道房遗爱是什么模样?脑子总是比别人慢半拍,整个人黑乎乎的,就是个傻大个,女儿不喜欢这样的。”

    高阳抱着李世民的胳膊摇晃着,拼着最后一丝可能,看看能不能让他改变主意。

    不过,她还是太年轻。

    圣旨都已经发出去了,下嫁的还是房玄龄的儿子,怎么可能改变?

    这要是变了,让房玄龄的脸往哪里搁?

    让自己的脸往哪里搁?

    “遗爱忠厚老实单纯,有什么不好的?莫不成你非得找那些世家子弟,看上去风度翩翩,满口仁义道德,身后却是做着各种肮脏事?”

    宣政殿中并没有外人,李世民忍不住把自己的心里话给说出了口。

    “可是……可是女儿就是不喜欢那个房遗爱啊。”

    “高阳,此事已成定局,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都不会变化。你还年轻,等你们成亲之后,慢慢的自然就有感情了。”

    李世民不想跟高阳公主就这个话题继续探讨下去。

    完全没有意义!

    ……

    李世民赐婚这个消息,当天就在长安城勋贵之间传开了。

    李宽自然也是听说了。

    “王爷,这遗爱还真是有福气啊。”

    尉迟环一脸羡慕的跟李宽说道。

    大唐的驸马,是允许你做官的,不像是明朝那么坑。

    虽然崔王范卢这些大世家的子弟看不起有胡人血统的李唐皇室子女,内心里不愿与宗室通婚。

    但是像尉迟环这样新崛起的勋贵子弟,还是很愿意娶个公主回家的,哪怕是二婚的也不怕。

    历史上,李唐的公主,二婚的就有不少,甚至还有三婚的。

    这要是放在其他朝代,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有福气?”

    李宽面色怪异的看了看尉迟环。

    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朝着房遗爱飞奔而去,尉迟环居然认为他有福气?

    这让李宽不知道说什么好啊。

    自己总不能说高阳以后会睡和尚吧?

    好歹也算是自己的妹妹,自己这个当兄长的,此时此刻,似乎也不好多说什么啊。

    “是啊,高阳公主深的陛下宠爱,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遗爱能够成为高阳公主的驸马,不是有福气吗?我要是没有记错,有一次跟遗爱一起碰到碰到高阳公主,遗爱那眼神,简直就像是看到仙女下凡一样。”

    尉迟环跟李宽也是很熟悉了,看到李宽的这幅表情,就知道李宽似乎是不同意自己的观点。

    “呵呵!”

    此时的呵呵,还不是彼时的呵呵。

    李宽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

    眼看着一个巨坑出现在房遗爱面前,自己是当做没有看见,还是要拉一把房遗爱?

    很头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