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证券开户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美漫丧钟 混沌文工团

第1709章 跨国关系

    迷宫当然就是迷宫,十强争霸赛版本的更是为了容纳更多的选手同时进入,将无痕伸展咒发展到了极致。

    这座迷宫占地一万英亩,换算成公制单位也就是40平方公里,据说就连赫敏进来都得玩到明天早上。

    哈利一开始还在跑,但两小时后他有些跑不动了。

    左拐,右拐,再左拐,他有好几次都发现自己走几了死胡同。他又念了一次定向咒,发现向东走得太远了。他折回来,往右一拐,看见前方飘浮着一团奇异的金色迷雾。

    哈利小心地走上前,用魔杖指着它,看样子是一种魔法,他不知道能不能把它炸开。

    “粉身碎骨!”他喝道。

    咒语径直穿透了金雾,对它毫无影响,哈利心想他早该想到这一点的,粉碎咒是用来对付固体障碍物的,金雾可不是固体,应该用万法终结咒的,可惜那不是他一个人能施展的技能。

    他正在犹豫,猛然间一声尖叫划破了四周的沉寂。

    “芙蓉?!”

    哈利喊着女孩的名字,他认识她,最早是因为这女孩是赫敏的外国朋友之一。

    可后来哈利跟芙蓉的关系,反而比他跟同校的赫敏之间更熟悉。

    虽然芙蓉说英语的腔调很古怪,可女孩十分大方地承认她就喜欢哈利波特这种忧郁范的男生,越忧郁越可怜就越好。

    “没办法,法国女人就是这么容易爱上忧伤的男子,就像是看到香榭大道上的落叶场面都会忍不住停下脚步一样。”

    她这么解释,笑起来美得惊人,哈利觉得她可能有仙子的血统,只不过赫敏告诉他那是媚娃血脉。

    管他呢?

    去年圣诞舞会哈利的舞伴就是芙蓉。

    大致上是因为哈利和张秋的事情最后还是被罗恩搅黄了,那个家伙不知道犯了什么病,非要说哈利和金妮是天生一对。

    张秋听到了校内各种的流言,尤其是格兰芬多流传的‘哈利和金妮要奉子在校成婚’之后,果断地和小斯内普分手了,这害得圣诞节当天早上的勇士没了舞伴。

    除非哈利愿意跟罗恩一样,和印度姐妹一起跳舞。

    金妮也觉得丢尽了脸,自己未婚早孕?对象还是哈利?她明明只当哈利是哥哥的!哪个混蛋到处传闲话?!

    于是两人在发现罪魁祸首后把罗恩暴打了一顿,可为时已晚,金妮早已经约好舞伴,她晚上要和卢娜跳舞的,因为赫敏表示自己和教授们以及十所学校的校长们跳舞,算是外交任务,让女孩们自己玩。

    哈利变成了孤家寡人,更加忧郁了,不过这时芙蓉出现了,热情地表示自己也没有舞伴,她想要和哈利一起参加舞会。

    那是个非常美好的夜晚,两人在舞会后还躲开布斯巴顿的马克西姆夫人,偷偷去黑湖边上约会了呢,法国女生的热情让哈利简直像是上了天堂。

    而现在,他四下张望,有些急切地想知道她出了什么事?

    她的叫声好像是从前面传来的,没有时间耽误了,他深吸一口气,冒险冲进了施有魔法的金色迷雾中。

    世界颠倒了过来,哈利头朝下倒挂在那里,长发根根直立耷拉在地面上,仿佛随时都可能掉进无底的天空。

    “呵,倒挂金钟么?”

    他冷笑了一声,这可以算是哈利最熟悉的恶咒之一了,在梦里他还附身在斯内普身上时,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待遇,早就成了应对专家。

    他闭上眼睛,不去看脚下的天空,然后用尽全力把右脚从天花板上拔了起来。

    世界立即恢复了原样,哈利跪倒在坚实的大地上。

    深深吸了一口气,镇定一下,然后爬起来往前跑,一面跑一面回头看那团金雾,它在月光下似乎很天真地朝他闪烁着光芒,就像是在说自己只是个单纯的恶作剧。

    哈利已经不在乎过去的事情了,他要着眼未来的幸福生活。

    他快速跑动着,在两条路的交叉处停下来,寻找芙蓉的踪迹。

    他敢肯定刚才是她的声音,她遇到了什么?现在怎么样了?没有看到红色火花,这是否表明她已经摆脱了麻烦,还是她遇到的麻烦实在太大,连魔杖都拿不出来了?

    哈利带着越来越强的不安跑上了右边的岔路,没过一分钟,他突然停住了脚步,旁边一条路上传来了声音。

    “你要干什么?”芙蓉的声音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然后哈利听见了克鲁姆的声音:“钻心剜骨!”

    空气中顿时充满了芙蓉的惨叫声,哈利惊恐万分,他用出了在梦中学来的厉火咒,在树篱上烧了一个小洞,他把腿插进洞里,使劲蹬踹着茂密的荆棘和树枝,终于踢开了一个豁口,然后奋力钻过去。

    袍子都撕破了,但他顾不上那些,朝右面一看,只见芙蓉倒在地上抽搐着,克鲁姆听到了动静正在逃跑。

    哈利爬起身来,用魔杖指住明星球员:“昏昏倒地!”

    哈利喊道。

    咒语击中了克鲁姆的后背,他猝然停住,朝前一扑,脸朝下趴在草地上不动了。

    哈利冲到芙蓉身边,她已经摆脱了魔法折磨所造成的抽搐,躺在迷宫中的草地上喘气,两只手死死护住了脸。

    “没事吧?”哈利抱着她沙哑地问。

    “没事,只是心跳得很快。”芙蓉松开了脸上的手,她艰难地摸摸哈利的脸:“他从背后偷袭我,可这也是比赛规则不是么?”

    哈利盯着地上没动静的克鲁姆,摇了摇头:“在英国对人使用不可饶恕咒可是要判阿兹卡班终生监禁的,不过这法律对你们外国人不管用真难以置信,我以前以为魁地奇运动员们都是不错的人呢。”

    不知道他说的难以置信,是指克鲁姆的黑暗行为,还是自己过去的无脑单纯。

    芙蓉示意哈利不用管她,继续前进,她现在全身都疼,需要休息好一会,可比赛还在继续。

    哈利原本是不愿意分开的,毕竟他现在的心态就是重在参与,根本不指望能赢过赫敏,那么怀里的女朋友自然比夺冠的可怜几率香得多。

    可芙蓉是十分有韧性的那种女孩,她坚持让哈利去做该做的事情:“你早先不是还想要为霍格沃兹,为父母拿下冠军吗?英国绅士难道不知道什么叫说到做到?更何况,我也想看看你和赫敏究竟谁更强”

    她像是恶作剧一样地笑了,还给了哈利一个热吻,她年纪更大,这让她在秘密关系中占据了主导地位。

    又是大义又是柔情,哈利哪顶得住啊?

    “放心吧,别人我不敢说,但我自己说到做到,我这就去把奖杯拿给你看!”

    哈利鼻孔中喷着粗气,把她抱起来轻轻地放在‘克鲁姆’牌肉垫上坐好,然后大难不死的男孩辨认了一下方向,奔跑着,一头扎进了浓密的黑暗夜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