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证券开户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低调大明星 雨雪紫冰辰

【065】怎么被人拐跑的

    “……黄蓉肯定是没死的,原文只是在沼泽里面看到了黄蓉的束发金环、金镶珠花,还有郭靖送她的黑貂裘,所以大家下意识地认为黄蓉可能陷进沼泽里面了。”

    “但是只要稍微想一下,就会怀疑,黄蓉那么聪明,会这样死掉吗?根本不可能,作者就算想要把黄蓉写死,也不会是这样的死法,这很显然是故意骗欧阳锋,引他进沼泽的。”

    “这一回里其实没有什么太多好讲的,黄蓉没死显然易见。”

    “李萍自尽是有必要的,因为她活着郭靖就投鼠忌器,很可能会被铁木真拿她的性命要挟,被迫叛宋卖国,这是她宁死也不愿意接受的。”

    “她当然知道自己死了,郭靖也未必就能逃走,但总归希望大一点,更深一点的说,或许在她心里面,哪怕儿子也就此死了,也比成为卖国贼要好,倒不是说李萍真有这样深的家国思想,而是她觉得这样对不起死去的丈夫,这才是她心里最大的原则。”

    ……

    林依然在旁注视着张扬,听他侃侃而谈,如果是以往,多半只暗暗钦佩他思虑之深,这会儿心态却截然不同,暗暗地寻找他就是作者的蛛丝马迹。

    比如他以作者的视角去分析,以往只觉得他格局开阔,能够跳出读者视角思考剧情,现在则在心中暗暗地翻白眼。

    臭不要脸!

    张扬留意到林依然一直在盯着自己,她往日虽然也对解读《射雕》有兴趣,却很少这样专注,这显然不是因为她对《射雕》的兴趣忽然大增,只能是因为自己。

    搁在过去,林依然这样的举动只令他欢喜,如今已经决意要放弃这段感情,见她如此,心中不免有些五味杂陈。

    张敏与林依然一样,还记得当初张扬讲郭靖必然会为国为民做出一番大事业的事情,推测接下来郭靖肯定要去宋朝那里通风报信,告诉他们防备蒙古,然后怎样怎样云云。

    张扬摇摇头道:“南宋不缺报国流血的人,但上层太垃圾了,郭靖就算去报信,有什么用?谁会相信?相信了又能怎么样?”

    众人一时无言,张扬随口续道:“杯酒释兵权,以文制武,摆脱了藩镇割据、武人乱国的可能,也阉割了宋人的血性,更重要的是,自皇帝以下,身居高位的基本都是这种人,像岳飞这类人首先要面对的不是金人、蒙古,而是宋人自己,整个南宋朝廷,越往上越是猪队友,别说岳飞不死,孙吴白韩卫霍李岳全齐了,也带不动……”

    这段话里包含的信息有点多,哪怕在场学生大多见识不凡,也有部分人一时跟不上,不过也有几个对历史感兴趣的,当即提出了不同意见,“话不能这么说……”

    解读射雕张扬在班上近乎权威,但涉及历史,哪怕他有宿慧记忆打底,在班上也只能算靠前而已,几个历史爱好者持不同意见反驳议论起来,从杯酒释兵权讲到以文制武的历史必然性,并且结合当今制度做出说明,从燕云十六州讲到自春秋战国就开始修建长城的缘故,从蒙古侵宋讲起欧亚发展历史……

    武侠讲堂变成了历史辩论,刘婵和张敏要把话题拉回来,结果没说几句,张敏竟也加入了讨论,遭遇背叛的刘婵十分郁闷,跟王珊珊对视一眼,同时看向林依然。

    张扬隐瞒他是射雕作者的事情,林依然自不打算当众宣扬,给两个好友回了个安抚眼神,略略闲聊几句,隐晦地表示待会儿我会问他,刘婵和王珊珊便起身离开。

    张扬作为点火的人,却对这种讨论没有太多的热情,事实上他现在连解读射雕都没什么兴趣,很快住口不言,一副与己无关的模样。

    林依然见他兴致缺缺,略有些疑惑,又等了等,见他开始做习题,并没有参与讨论的意思,这才掏出手机,给他发消息。

    张扬察觉到手机震动,拿出来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着林依然的名字,有些疑惑地转头看着她,林依然朝他甜甜一笑,示意他看消息。

    张扬点开消息,见她发来的是:“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爷爷给你取了字,叫什么来着?”

    张扬怔了一下,又转头看她,林依然抿着嘴角,朝他又是一笑。

    张扬也回了个笑容,在林依然的目光注视之下,放下手机,继续做题。

    林依然眨了眨眼,见他真要置之不理,握着拳头想打他,又怕引人注意,于是低头瞅了瞅,抬脚往他脚上踢一下,踢一下,再踢一下……

    见张扬始终装死,她终于气恼地加大了力气,鞋子相撞,发出一声闷响,张扬愕然抬头,瞪着她叫道:“林依然你踢我干啥?”

    教室里散落的二三十人,聊天的做题的听歌的,几乎同时转过头来,连几个原本趴在桌上昏昏欲睡的也不困了,瞪大的眼睛亮晶晶地闪耀着求知的目光。

    林依然又羞又气,恨不得把他给活活掐死,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红着脸恶狠狠地瞪他一眼,也低头做题,学他一样装死。

    一群人等了半天,见两个当事人都跟啥都没发生似地,眼中闪耀的求知的光芒逐渐暗淡了下来,该干啥的继续干啥去了。

    林依然又等了等,发烫的脸颊才慢慢冷却下来,瞥了眼张扬,掏出手机继续给他发消息:“你要不要脸?”

    张扬看她一眼,终于不再装死,哒哒哒地打字回复。

    林依然低头看时,这货回的是:“嘿嘿嘿。”

    林依然:“作者装读者,还解读射雕,你怎么好意思?”

    张扬:“嘿嘿嘿。”

    林依然:“嘿你个头呀嘿嘿嘿,你到底是不是张牧之?”

    张扬:“嘿嘿嘿。”

    林依然气得磨牙,恶狠狠地瞪着他,“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啊!”

    张扬:“哈哈哈。”

    饶是林依然自小脾气就好,也被气得有点抓狂,又踢了他一脚,凶巴巴地瞪着他,明净的眸子里像是有两簇火苗在燃烧着,清楚地透露出一个讯息:“有本事你继续叫啊?”

    张扬回瞪她一眼,张开嘴,林依然立即伸手去捂他的嘴,张扬灵活地闪身避开,摆手示意休战,林依然没想过他真敢再叫,捂他嘴时太着急,没收住,手直接按在了他抬起的手掌上。

    两人都僵了一下。

    张扬写过不少配资公司 女孩子的描写,但距离这样真切地感受到女孩子手掌的温软柔腻已经太久了,大概也是因此,那个瞬间,他几乎忍不住想要将她的手握住。

    张扬手掌竖起,她手掌横推,且本就比张扬的手掌小,只要手掌一合,就能轻松地握住她的手。

    但终究没有。

    心中电光火石的闪念,现实中也只是一瞬而已,林依然红着脸收回手,端坐着飞快地瞥了眼班上同学,见无人注意,这才松了口气。

    张扬也重新坐好,给她发消息:“其实我原本以为你看到作者名,就知道是我的,没想到你根本不记得了。”

    林依然横了他一眼,明显还有些气鼓鼓的,轻轻哼一声,继续埋头做题。

    张扬继续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寒窗文学就是你家的,我去寒窗文学签约的时候,你妈妈刚好去视察,我以为她会告诉你的,谁想到你妈妈居然也没告诉你。”

    林依然眸子睁了睁,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他。

    张扬用力点了下头。

    红妆收购寒窗的事情,林依然其实听爸妈讨论过,不过那毕竟是下属公司,老妈直接负责的还是红妆,所以哪怕得知张扬就是张牧之之后,她仍以为爸妈都不知道这事,还准备与张扬确认之后,就跟爸妈显摆一下呢。

    这时从张扬口中得知真相,再回想一下自己这段时间整天跟爸妈讲述“我们班上有个同学……”的事情,她一时又羞又气又不解,羞气的是担心爸妈以为自己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讲张扬的好话,不解的是他们明明知道自己口中的那个同学就是作者本人,为啥一直都不告诉自己。

    不过很快,她略一思索,就意识到爸妈大概率不会认为自己故意装不知道,因为假如自己知道张扬就是作者,想要给张扬刷好感的话,直接说出真相才是最好的方式……咦,自己为啥要帮他在爸妈面前刷好感?

    她抛开这些念头,想起这段时间以来自己整天跟爸妈讨论射雕剧情,尤其是那一句句“我们班上有个同学……”顿觉脸颊发热,当时没有留意到的爸妈一些眼神交流,这时候也格外清晰。

    在爸妈眼里,当时的无奈与郁闷,大概都是觉得闺女太笨,被人骗了还帮人数钱吧?

    还有前日妈妈说的话,现在都明白了。

    难怪说自己傻……

    她瞪了眼张扬,两手托腮,坐在那儿自己跟自己生闷气,越想越气,现在没法找张扬报仇,不然他又叫,他脸皮厚不在乎,到时候丢脸的还是自己……

    反正以后有机会收拾他,不着急。

    怎么跟爸妈报仇呢?

    教室的午后,女孩儿嘴角慢慢泛起一抹有些狡黠的笑意,心中忿忿地想:让你们都不告诉我,就让你们看看你们闺女是怎么被人拐跑的,气死你们!

    这样一想,又有些脸红,转头瞥了眼张扬,见他正奇怪地看着自己,脸更红了,凶巴巴地朝他晃了晃拳头,眼神饱含威胁,用口型无声地对他道:“看什么看?”

    张扬朝她翻了个白眼。

    林依然也回了个白眼。

    然后同时“嘁”了一声,扭过头去,埋头做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