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证券开户

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低调大明星 雨雪紫冰辰

【173】白玉京

    书房在楼上,张扬不好到处逛,径自下了楼,杨雨婷和林依然正在客厅里喝茶闲聊,看到张扬下来,林依然先往他身后瞅了瞅,问道:“老师呢?”

    “还在书房。”

    她俩坐在同一边,张扬就不好挨着林依然坐了,只好在对面坐下,笑着问道:“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看网上猜测你的身份呢。”

    上周四顾启先发表了那篇文章之后,一方面稳住了许多针对张牧之的贬低,另一方面,也再次引起了广大读者对张牧之真实身份的好奇心。

    这种好奇,以及针对张牧之的身份猜测,都集中在了文章开篇的那两句:“我曾与张牧之有一面之缘,当时并不知道他就是张牧之。后来听父亲说起,得知他就是张牧之,很长时间都难以相信这个事实。”

    这两句话中透露出来了很多信息。

    其一,顾启先与张牧之见过面,但彼此并不是很熟悉。

    其二,顾玉堂知道张牧之的真实身份。

    其三,张牧之的外表与大家的固有印象有很大差异。

    通过这三则讯息,广大读者们在网上发起了「张牧之真实身份」的推测活动,主要集中在谛听「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张牧之」三个小世界,以及方塘的相关话题里。

    张扬这几天忙着临帖,还真没关注这事,闻言凑过去看,林依然干脆把自己手机递了过来,张扬把帖子往前翻,粗略浏览了一下,看到有个总结的帖子:

    根据这几天来大家的发言,结合顾院长的原话,我整理了一下目前对于张牧之的真实身份推测,大家看一下,有什么错漏之处,可有提出来,一起商讨。

    首先,顾院长的文章里,唯一明确的信息,就是他曾与张牧之有过一面之缘,初步合理推测,张牧之是华兴大学的老师。

    不过如果张牧之是华兴大学的老师,那么很大概率,与顾院长不该只见过一面,根据这个推理,有两个可能,一:张牧是华兴大学其他学院的老师,而且可能是新来执教的老师,或者深居简出,不爱与人打交道,总之与顾院长接触很少;二:张牧之是其他高校的老师,这样与顾院长自然接触不多。

    基于上一条,进一步推理,顾院长是从顾老先生口中得知了张牧之的真实身份,那么有两种可能,一:张牧之与顾老先生相识;二:张牧之关系亲近的朋友、同事、亲戚与顾老先生相识,因为张牧之既然不公开身份,知道他身份的人必然与他关系亲近。

    顾院长得知张牧之身份,反应是:“很长时间都难以相信这个事实”,这说明张牧之与大众印象中的武侠作家形象反差极大,那么有两种可能,一:张牧之从事专业领域与武侠作家的身份反差极大;二:张牧之的形象与武侠作家反差极大。

    在这里我个人倾向于第一种。

    综合以上,张牧之极可能是华兴大学或者其他高校中一名从事非文学相关专业的教师。

    ……

    张扬看得好笑,抬头一眼,对面俩女孩都在看着他,不同的是,林依然目光满是温柔的笑意,杨雨婷明亮眸子里,透着的却是好奇的打量。

    林依然笑道:“你知道这个帖子是谁发的吗?”

    张扬低头看一眼,发帖人的名字是「太平洋小鱼儿」,摇了摇头,笑道:“我哪知道。”

    林依然嘻嘻笑道:“你猜一下嘛。”

    语气有撒娇的味道,张扬心里一动,两人相处日久,虽然因为洛神这个大灯泡的缘故,并没有过于亲昵的举动,不过单独相处的时候,林依然与其他恋爱中的女孩也没有大的差异,这种撒娇语气已经比较常见,虽然依旧每次让他莫名血脉偾张,但已经不再稀罕。

    然而在外人面前,小妮子一直都还是很矜持的,看样子与杨雨婷相处确实颇为亲密,否则不会这样。

    “你?”

    林依然摇摇头,“不是。”

    张扬再看杨雨婷,后者神秘地一笑,并不出声,林依然微嗔道:“不是!”

    顿了一下,提醒道:“不过我们三个都认识。”

    “楚瑜?”

    见林依然笑着点了点头,张扬有些奇怪:“她不是知道是我吗?”

    “所以才觉得好笑嘛。”

    林依然伸手要自己的手机,张扬往后缩了一下,没给她,林依然瞪他一眼,又道:“鱼儿姐姐现在是张牧之粉丝会的会长哦,而且还是歌迷会组织成员,上次接机,她就是组织者之一,不过想出门的时候,被她妈妈给抓到了,没跑出去。”

    张扬点点头,“我果然还是魅力无法挡。”

    林依然好笑地在他手上打了一下,杨雨婷也有些忍俊不禁地问:“你新专辑什么时候出啊?”

    “呃……”张扬想了想,“还不知道,没录制完呢。”

    杨雨婷立即察觉到了他话中隐藏的意思,眸子亮了一下,“写完了吗?”

    “差不多了。”

    “有中国风吗?”

    “有。”

    杨雨婷眼眸更亮,笑道:“能不能说一下名字啊?”

    张扬略一迟疑,才笑道:“《菊花台》。”

    杨雨婷想了想,问:“梁景瑜的《菊花台赋》?”

    张扬恶补了不少两周的文学诗词,知道这个梁景瑜是北周中期的一个诗人,没有什么名气,闻言摇头笑道:“不是,没有任何关系。”

    杨雨婷点点头,笑道:“那就期待着新歌啦。”

    顾玉堂过了一会儿才下来,要留饭,张扬正想多观察一下这老头,也就应了下来,林依然打电话给爸妈,顾玉堂打电话给老伴,只剩下张扬和杨雨婷对坐。

    张扬记起刚刚下棋的事情,有点好奇地问道:“刚刚下棋的时候,你说顾老师跟人下棋,从不到官子,怎么回事啊?”

    杨雨婷睨了一眼旁边拿座机打电话的顾玉堂,抿着嘴角,有些好笑地小声道:“老师年轻的时候不爱围棋,这几年才感兴趣,开始刻苦钻研。不过可惜入门晚,天赋差,跟谁都下不过,又不愿意输,所以就开始耍赖,一步棋想半天就是不下,一直拖到人家同意和棋,对外就说自己官子无敌,中盘再大的劣势都能扳回来……”

    张扬有点好笑,没想到被誉为文宗的顾玉堂也有这样的一面,不过这种事情,放在普通的老头子身上多半被人说棋品不好,放在顾玉堂的身上,则大概率会变成名人趣事,怎么也轮不到自己来置评。

    所谓太高人欲妒,过洁世同嫌,这样的人身上就得有点小毛病才可爱,才像是个人

    自己以后一定也要有个小毛病才行,比如……

    张扬认真地想了想,贪财?貌似口碑不好,好色?虽然口碑不好,但很爽啊……

    林依然放下手机,见张扬盯着杨雨婷发呆,脸上似乎还有古怪笑容,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两下,张扬这才回过神来,定了定心,问道:“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林依然疑惑地眨了眨眼,“你想什么呢,笑这么古怪?”

    “没事,想到一个剧情处理方式。”

    张扬第一次体会到武侠作家身份带来的便利,脸不红心不跳地找了个理由。

    林依然眼睛一亮:“什么剧情?”

    张扬干咳一声,“下本书的剧情。”

    林依然白了他一眼,不愿意理他了,继续跟杨雨婷一块翻看网络上的讨论,发现有好笑的猜测,就又开始嘻嘻哈哈了起来,有很好笑的,还拿给张扬看。

    吃罢午饭,闲聊一阵,张扬与顾玉堂手谈一局,终于见识到了老人的官子水平,不过可惜的是,林依然和杨雨婷两位高徒连中盘都没看完,就一块上楼去了

    大概受不了菜鸡互啄。

    回去的车上,张扬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这句话:“你围棋几段?”

    林依然大概想起了他与顾玉堂的菜鸡互啄,有些忍俊不禁,靠在他肩头,笑着问道:“干嘛问这个呀?”

    “我记得以前跟你下棋,没觉得你多厉害啊。”

    张扬低头盯着她漆黑莹润的明眸,笑着伸手,捏了捏她光滑细嫩的脸颊,“怎么今天看这架势,好像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林依然把他的手拨开,嗔道:“你觉得呢?”

    “我知道还问你干嘛?”

    张扬又去捏她的脸,被林依然伸手挡住,“我让你的呗。”

    张扬挑了挑眉,“哦”了一声,“干嘛要让我啊?”

    林依然扭过头,哼道:“不告诉你!”

    忽然想到了什么,又转过来,问道:“过几天是杨雨婷生日,你说我要不要送她什么礼物啊?”

    张扬想了想,问道:“她告诉你的?”

    “对呀,问我要不要去她的生日宴。”

    “想去就去呗。”

    “那你陪我一块去。”

    “行吧。”

    “那我们买什么礼物?”

    “要不送她一份签名?”

    林依然有些好笑地掐了他一下,嗔道:“哪有你这样的啊。”

    “她生日什么时候啊?”

    “应该是三天后,六号。”

    “那我回头问问兮兮姐,有事的话提前请假。”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周五课后,林依然先陪张扬回去,帮他选了一身衣服,这才又回家换了衣裳,然后一块出发。

    华灯初上,窗外霓虹掠过如长龙,袁通似乎对于目的地颇为熟悉,在繁花的大街上轻巧转弯,进入一个颇显岁月沧桑气息的胡同里,两侧没有路灯,只有隔一段距离悬挂着的大红灯笼,又驶约莫两三百米,车子缓缓停下。

    张扬和林依然下了车,就见左侧两座大石狮子护着三间兽头大门,两侧角门紧闭,只开着正门,门前立着四个大红旗袍的漂亮女孩。

    门上匾额大书「白玉京」三字。

    看到两人下车,立即就有两个女孩迎了上来,脸上挂着浅淡笑容,朝张扬与林依然欠了欠身,林依然示意张扬出示请柬,张扬就把早就拿在手里的请柬递了过去。

    对方欠身接过,翻开看了一眼,就合上收起,再次欠身请两人入内,另外一个女孩则走到了驾驶位旁,朝前方一引,道:“您好,如果要停车的话,前方五十米右转,有专人接待。”

    袁通点点头表示知道,重新发动车子,驶向前方。

    张扬握着林依然的手,走过大门的时候,才发现刚刚接待自己的女孩仍在侧前方引路,而大门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补上了一个还是两个,依旧是四个女孩立在那儿。

    来的路上,林依然已经与张扬说过,这个所谓的白玉京,曾是一座亲王府,不知道是不是先入为主的心理作用,进了大门,踩着脚下红毯,都觉得跟以前踩过的地毯不一样。

    约莫一百五六十米的红毯没走过一半,身后忽然有人喊了声:“依依!”

    张扬和林依然同时回头,就见林默然带着个陌生的漂亮女孩走了过来,快走几步,引路的旗袍美女也只好加快脚步,跟了过来,“我就知道你要跟张扬一块来,不然的话,我叫你跟我一块来,你肯定就跟我一块了……”

    张扬见他话痨的毛病又犯了,暗暗苦笑,不好打断他,就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顺便与林默然带来的女伴也致意了一下,有点奇怪,原本觉得陌生,这一细看,又似乎有点眼熟,但还是完全记不得是谁。

    林依然自然也深知堂兄的话痨属性,见他开始啰嗦,拉着张扬先往前走,林默然干脆连女伴都不管了,直接走到张扬身旁。

    被忽略的女伴只好自己跟上,本想去挽林默然的手臂,林默然在话痨的同时,斜了她一眼,女孩如同受惊的小兽,立即松开了手臂,老老实实地走在一旁。

    张扬和林默然在中,林依然和那个女伴在两侧,两个负责招待的旗袍美女则走在前方,两侧是大红灯笼,脚下是长长的红毯,俨然两对新人走向未来的幸福生活一般。

    林默然唠叨了二三十米,才喘了口气,张扬刚应付两声,都没来得及客套,林默然换了气,且又找到了新的话题,就《东风破》的歌词含义跟张扬探讨了起来。

    走过红毯,过垂花门,再过抄手游廊,林默然谈兴正浓,两个引路的旗袍美女,却一转左,一往前,林默然下意识地跟着自己这边的引路美女,走了一步,又停了下来,奇道:“你们去哪?”

    林依然也有些疑惑,奇道:“生日宴啊,你不也是么?”

    往前走的引路美女欠了欠身,答道:“张先生和林小姐在「将进酒」。”

    张扬听到这个名字,顺着左侧往前一望,见长廊尽头,厅门前隐隐有字,大概是用词牌命名,是「念奴娇」。

    他对这其中含义全然不知,与林依然对视一眼,她也是一派茫然,导师林默然的女伴倒似乎很明白其中的原委,看着张扬和林依然的目光显得有些异样。

    “什么情况?”

    林默然有点奇怪,“你们从哪拿的请柬,为啥比我的高?你爸妈把他们的请柬给你了?”

    “没啊,他们等下过来。”

    林依然摇摇头,她与张扬一样,完全不清楚只是一个生日宴,怎么客人还会分两个厅。

    “那奇怪了。”

    林默然只好问引路的美女,“不会弄错吧?”

    后者含笑摇了摇头。

    林默然撇撇嘴,似乎还要说什么,林依然道:“我的请柬是雨婷给的,是不是因为这个?”

    “那你不早说!”

    林默然翻了个白眼,转身跟着旗袍美女朝「念奴娇」去了,他的女伴朝张扬与林依然露出一个略有些讨好意味的笑容,碎步跟了上去。

    张扬和林依然相视一眼,正要抬脚,身后又有人喊:“张扬?林◇◆依然?”

    回头一看,却是王谨孝和王谨淑兄妹俩,旁边竟然还有韩永泰,似乎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两人,表情多少有些同窗久别重逢的惊喜

    不过也只是王谨孝一人脸有喜色而已,王谨淑确认了是两人之后,就撇撇嘴没做声,目光瞟一眼两人握着的手掌,又撇撇嘴。

    韩永泰的目光则在第一时间就落在张扬和林依然的手上,面无表情地朝林依然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好久没见,晚上一块喝两杯?”

    高考之后,王谨孝似乎摆脱了一层无形的枷锁,又或者因为曾经班长的缘故,无形之中承担起了活跃与配资开户 的责任,略略寒暄几句,就示意一块走。

    走出一步,就察觉到张扬与林依然都没动,不由回头望来。

    王谨淑与哥哥挽着手,韩永泰却是一个人,走出两步才察觉不对,也跟着止步看了过来。

    张扬多少有点尴尬,往前指了指,还没说话,余光已经瞥见后面又有人过来,灯光之下,一男一女,竟也都是熟人。

    赵拓。

    上官祺钰。